首页>校友>校友活动>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丨服刑人员子女的困境,林敏明看到了

  近日,民政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教育部、公安部、财政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除了父母重病、重残等情形之外,该意见明确将服刑在押、强制隔离戒毒、被执行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人员的子女纳入保障范围,是这次民政部意见的重点突破。

  2019年7月10日,民政部举行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政策专题新闻发布会,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高晓兵强调,民政部有责任,也有义务加强对这类未成年人的帮扶救助,这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同时,加强服刑人员未成年人子女的关怀,还能从源头上解除服刑人员的后顾之忧,有助于服刑人员感受社会的温暖,父母的关爱,人间的温情,促进他们安心服刑,积极改造,早日回归社会,家庭团聚,再次担负起监护,照料子女的法律责任。随着父母服刑期满,恢复监护能力,也会按规定条件终止保障。

  林敏明是福建省司法警察训练总队的一名教官,从警近20年。福建各个监狱的民警如果到总队培训,可能会成为他的学员。林敏明对参训学员要求严格。学员们都叫他林老师、林队。

  他也是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的发起人之一。协会还有个名字叫红苹果公益,协会统一制作的衣服上印着一只带着笑脸的红苹果,“就像孩子红扑扑的小脸”。他们专门给服刑人员等特殊家庭的未成年子女提供教育、心理、法律等层面的援助。

  有的孩子小时候见过警察把手铐铐在亲人手腕上,长大后一见到制服、警徽、警车就浑身发抖。林敏明把一只蓝灰色的小熊玩偶挂在协会工作服上。他问孩子:“雄熊叔叔也是警察,你会怕吗?”

  2014年6月,红苹果公益正式注册成立。迄今已经建立了12个监狱教育援助中心,登记的志愿者800多名,其中近70%的志愿者都是警察。

  这些监狱民警审核过家属和服刑人员的通信。一位曾经遭受丈夫家庭暴力,并最终杀死丈夫的女犯人,收到了儿子的来信。被亲戚抚养的儿子在信里告诉母亲,自己考上了大学,法律专业,“这所学校您可能不知道”。那是一所北京的211重点大学,就连审核信件的民警林苏都感慨,“太难考了”。林苏猜测,这个男孩选择学法律“也许是因为父母的事情”。

  但更多时候,监狱民警看到的信件没有那么鼓舞人心。许多服刑人员的子女也成了监狱的常客,彼此之间寄信“交流坐牢的心得”,讨论刑期和怎样“获得加分”。

  司法部曾在2005年开展“监狱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基本问题”调研工作。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总数超过60万,许多孩子失去了生活保障。九成以上没有得到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救助。在全国未成年人罪犯的总数里,服刑人员子女占了一半。

  红苹果公益成立前,不止一位监狱民警向林敏明提起过服刑人员子女的境遇。2012年的一个夜晚,一群正在警察训练总队培训的监狱民警把林敏明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服刑人员子女帮扶的可行性。那时,林敏明已经参与公益活动3年多,累计参加志愿服务的小时数已经上千。

  “我被大家‘架’起来了。”林敏明回忆,“于是,我就牵头把事情做了。”

  第一次走访是在2013年年底。林敏明和整个团队都“没经验”。车子开进村子,志愿者摇下车窗,打听那户人家的住处。“去这家干吗呀?他们家的媳妇杀人啦!”村民不愿意指路。林敏明只好去孩子就读的学校,找到老师,证明了自己身份,这才找到那户人家。那时候,红苹果公益没什么社会知名度,孩子的爷爷根本不信任林敏明,把他当成了人贩子。那次走访结束之后,还有人打来电话,追问、确认他的身份。

  很多孩子都会被家人重点保护起来。柳茵夫妇因为经济案件入狱时,女儿才6岁。小女孩进进出出永远有亲戚陪着,很少见陌生人,家里人怕她“听到闲话”。她变得比同龄人成熟和沉默,很少大哭大笑。柳茵前年出狱了,但丈夫判的是无期徒刑,一家人的团聚遥遥无期。女儿问她:“你们不知道父亲做的事是错的吗,当初为什么没人拉住他!”柳茵无言以对。柳茵16岁出来打拼,自幼居住的小山村几乎没多少人家,没什么人会告诉她,除了杀人放火,还有哪些事也是犯罪。

  林敏明打开红苹果公益数据库收集的信息,许多服刑人员提交的愿望里,写的是希望给孩子提供“普法”和“心理”援助。

  “给这些孩子提供心理辅导和法律援助,不但能健全孩子身心教育,也能促进社会治理与建设。”林敏明说。红苹果公益成立了一个专家指导委员会,细分为心理帮扶组、社会工作组和法律援助组。林敏明聘来10多名心理咨询师,及儿童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等专业的导师,给志愿者进行培训。


  “我们在狱中开展‘穿墙引线’亲情拓展营等活动,联系司法部门帮服刑人员孩子解决各种问题,协调民政帮这些家庭申请低保救助的‘兜底’工作,请教育部门陪伴教育孩子,联络共青团‘入户探访’……”林敏明一个一个地数着。这些事情,他用警察的身份没有办法做到。他开始“撕掉标签”“不用名字”,警察林敏明变成了雄熊叔叔。

  雄熊叔叔和红苹果公益为这些孩子筹集善款,结对捐助,在福建省的10多所监狱举办了亲情拓展营活动。与每月一次、隔着玻璃的常规亲属会见不同,在红苹果的亲情拓展营里,服刑人员可以抱起自己的孩子,亲亲他们的小脸。

  截至2017年12月,“红苹果公益”共援助3360多人次,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帮扶覆盖至全国322个县市;挽救了辍学儿童35人。到目前为止,在册帮扶的1473个未成年人当中,没有发生辍学和犯罪的现象;帮扶后出狱的140多个服刑人员没有一个再犯罪。

  正是林敏明不计个人得失、不辞辛苦的付出,他的努力见到了回应,很多服刑人员等特殊家庭的未成年子女因此变得更阳光、更乐观,更有希望,红苹果公益“穿墙引线”服刑人员贫困家庭未成年子女救助模式也因而得到了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肯定。


    红苹果公益的“穿墙引线”服刑人员贫困家庭未成年子女帮扶项目荣获第十届“中华慈善奖”荣誉称号


       2018年9月13日,由民政部颁发的中国慈善领域最高奖——“中华慈善奖”表彰活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红苹果公益的“穿墙引线”服刑人员贫困家庭未成年子女帮扶项目等49个慈善项目荣获第十届“中华慈善奖”荣誉称号。

  红苹果公益此次获得“慈善项目”称号,体现了政府和社会各界对红苹果公益“穿墙引线”服刑人员贫困家庭未成年子女救助模式予以的充分肯定,也正是因为这些关注和认可让协会有信心更加正规化,帮助更多的服刑人员贫困家庭的未成年子女。


  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

  为解决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问题,民政部会同高法院、高检院等12个部门和相关的群团组织,经过深入的调研和反复论证,研究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这个意见填补了儿童福利领域制度的空白,是新时代儿童福利工作的一次重要政策的创新。

  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高晓兵指出,意见重点解决了四个方面的突出问题。

  一是强化基本生活保障。针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生活困难,明确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发放基本的生活补贴,按照与当地孤儿保障标准相衔接的原则,确定补贴的标准,参照孤儿基本生活费发放的办法确定发放的方式,中央财政比照孤儿基本生活保障资金的测算方法,通过困难群众救助补助资金的情况给予适当的补助。

  二是加强医疗康复保障。针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医疗康复困难,对符合条件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按规定实施医疗救助。分类落实资助的参保政策,符合条件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可同时享受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及康复救助等相关政策。目前的救助保障范围、保障水平,从医疗康复的角度还是比较有限的。对一些重病、重残的孩子,我们还需要家庭、政府、社会、商业保险等各个方面来综合发力。

  三是完善教育资助的救助。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参照孤儿纳入教育资助的范围,享受相应的政策待遇,优先纳入国家资助政策体系和教育的帮扶体系。落实助学金、减免学费的政策将义务教育阶段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列为享受免住宿费的优先对象。

  四是督促落实监护的责任。要求依法打击故意或者恶意不履行监护职责等各类侵害儿童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将存在恶意弃养情形或者采取虚报、隐瞒、伪造等手段骗取保障资金、物资和服务的父母其他监护人失信行为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对有能力履行抚养义务而拒不抚养的父母,民政部门依法追索抚养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