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校友>校友活动>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李文:世界读书日 带孩子享受高品质阅读




在人生的后半段,也是人生的第二个起点,我为自己做了两个最有价值的选择,一是我选择了公益作为自己努力的目标,二是我选择了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进行两年系统地公益知识学习,开阔了视野,遇见优秀的老师和暖心的同学,所有这些都让我更自信从容地走在公益路上,学院是我永远的加油站。

——EMP2016年秋季(六期)校友

爱阅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李文  毕业感言


李文认为,高品质的儿童阅读,是解决城乡教育差距、家庭贫富差距可能导致的社会问题和个人成长问题的途径之一。


右:王永华丨天图资本董事长 

左:李文丨爱阅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假使生活使人困顿,那么阅读会是一种救赎,予人一种超越现实的精神力量。


阅读曾是李文的“武器”。少年时期成长于偏僻小镇的她,依靠着有限的阅读,在相对闭塞的环境里,感受到了来自“外面”的光亮。这让她有了走出家门的渴望。那个时候,她梦想自己的小学能够摆满图书。


三十几年后,因考入大学而得以改变命运的她,把推广儿童阅读作为努力的目标。2010年,她发起的天图教育基金会(爱阅公益基金会前身)正式通过深圳市民政局审批。8年来,基金会致力于推动儿童阅读的发展及阅读品质的提升,不仅在全国捐助乡村小学图书馆,还相继开展了“阅芽计划”和“IBBY-iRead爱阅人物奖”等多个公益项目。


李文认为,高品质的儿童阅读,是解决城乡教育差距、家庭贫富差距可能导致的社会问题和个人成长问题的途径之一。


2018年12月28日,爱阅公益基金会联合救助儿童会、深圳市阅读联合会、深圳市南都读书俱乐部等机构共同发起深圳首个“亲子共读日”,倡议父母每天和孩子共读半小时。 


引领阅读


1996年,初到深圳的李文到深圳书城购书,立刻被这座城市浓厚的阅读氛围吸引。“这是我第一次推着购物车购书,排队付款的队伍很长,每个人的推车里几乎都是满的。”从那一刻开始,她暗暗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同时认定深圳的发展“不可估量”。“阅读”二字也成为她后来在深圳工作生活的重心。


李文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湖南省株洲县的一个小镇上。在那个一切都处于“封闭与贫乏”状态的年代里,阅读的经验便是人生选择的经验。


德国学者斯特凡·博尔曼在《阅读的女人危险》一书中,讲述知识改变了女人,让她们变得有思想,不再任人摆布。改革开放初期,上初中的李文开始近乎贪婪地阅读着《芙蓉》《收获》《小说界》《小说月报》《散文》等“所有能够找到”的文学期刊,甚至《父母必读》。李文说,她应该是《父母必读》最早的一批读者。每到周末放假回家,因为这些期刊的强烈吸引,镇上的邮局是她必去的地方。


上世纪80年代,通过高考,李文离开了小镇,最后在深圳定居,现已在深圳生活了22年。


“人生道路是在不断的选择过程中叠加起来的。”李文身边有不少因为缺失了教育机会而无奈做出被动选择的同龄人。“我很多堂表兄妹,都非常聪明漂亮,但是因为出生在乡村,都在小学阶段就停止了学业,而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往往就是教育的差距。”她说。


引导乡村儿童爱上阅读的愿望埋在了李文的心底。到达深圳之后,李文很快成为深圳最早的义工之一。之后,她加入深圳狮子会,和沙井服务队的成员一起推动助学公益项目“春风图书馆”。这个项目后来在全国许多乡村小学落地生根。


随着公益实践的不断深入,李文开始尝试自己亲手运营一个公益项目。2008年,她在自己的母校湖南省株洲县朱亭镇小学捐赠了第一个乡村小学图书馆项目。随后,她和团队开始考察我国乡村儿童阅读情况。为了能够深入且持续地推动儿童阅读,2010年,李文注册发起了天图教育基金会。2013年基金会改名“爱阅”。


截至目前,李文和她的先生王永华在儿童阅读方面的捐赠达6000余万元。


2016年4月,爱阅公益基金会联合各机构发起“阅芽计划”。


有“选择”的公益


在考察一些小学时,李文发现有学校为应付上级检查,买了大量无用的书码在图书馆充数。她和同事曾在甘肃一家小学图书馆见过许多类似《如何修下水管道》的小册子堆放在布满灰尘的图书架上;在湖南一个儿童图书馆,她甚至看到了成人小说。


李文认为,导致这些现象出现的原因之一,是管理者没有意识到阅读在学校的教育机能和重要性;二是上级制定的考核指标和制度不切实际,如单纯求量不求质。


“孩子能读什么书比读多少书更重要。很多乡村小学图书馆的图书跑赢了考核的数量指标,输掉的是孩子建立阅读兴趣和习惯的可能性。”


为解决这一问题,2011年,李文邀请儿童文学博士王林领衔研制了《小学图书馆基本配备书目》。“这个书目集科学性、趣味性、经典性、艺术性、文学性、适切性为一体。”李文说。次年,这份书目正式在国家图书馆少儿馆发布,是中国首个经过系统研制的小学图书馆基本配备书目。


“爱阅童书100”是爱阅公益从2017年开始做的评选年度新童书和教师图书的一个公益项目,志在帮助家长、学校、儿童阅读公益组织解决孩子读什么书的问题。


这两个书目项目都是耗时耗力耗资的项目,同时需要很强的专业能力和组织能力。即使这样,李文表示,“基金会也会持续坚持下去,因为太需要了。”


为了让捐赠的图书能得到更好的利用,李文还做了一项工作:给当地教育局局长、小学校长开展关于儿童阅读的培训。以湖南炎陵县为例,全县23所小学及10多个教学点的教师、校长都进行过集中培训。培训的内容包括阅读的意义、乡村小学图书馆建设方案、教师开展阅读活动、设计阅读课程及阅读教学。


李文把小学校长们分为三类:一类是虽然沉睡着,但是可以唤醒,通过培训,他们可以把这些书用起来。另一类是醒着的,他们知道阅读的重要性,书可以得到很好的利用。还有一类则是很难唤醒的——“基本上没办法,我们把书捐过去,担心会变成垃圾或纯粹的摆设。”李文说,对于前两者,通过培训可以帮助他们成为阅读推广的“种子”,而对于最后一类,则暂时不会考虑向其所在学校捐建图书馆。


为了更好地推广阅读,2014年,爱阅基金会以微信公众号为载体,建立了“爱阅电台”,开通了“绘本花园”“文学花园”两个栏目,以讲故事的方式向孩子们传递阅读之美。如今,爱阅电台的主播志愿者已有70余位,几乎都是具有专业背景的电视台或电台主持人。


“国际幼儿教育界已达成共识,儿童自主阅读能力的培养应当从出生开始。然而,我国儿童早期阅读教育起步晚,存在不少问题,如用于开展早期阅读的公共资源极为有限,社会和家长对早期阅读观念意识淡薄等。”李文说。



为尽早补上这一“短板”,2016年,爱阅公益基金会联合深圳市妇女联合会、深圳市读书月组委会办公室、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机构,发起全国首个政府与民间基金会联袂推动的儿童早期阅读项目“阅芽计划”,为0~6岁在深圳生活的儿童免费发放“阅芽包”。目前,阅芽计划已发放阅芽包8万余份。“阅芽计划”引起了不少公益组织和政府机构的关注,哈佛大学也对其进行了有效性研究,不久将发布结果,李文希望研究成果能给相关机构和个人带来启发和行动。2019年,“阅芽计划”将拓展至乡村。


除了捐助项目外,基金会还开设了早期阅读推广人培训班,学制一年半,从理论到实践到活动进行全面培训。



2018年9月1日,在希腊IBBY世界大会上,爱阅公益基金会与IBBY正式签订协议,资助设立国际奖项“IBBY-iRead爱阅人物奖”。图为爱阅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李文(左一)与IBBY主席张明舟(左二)共同签订《IBBY-iRead爱阅人物奖捐赠协议》。


更大的梦想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明确儿童有受教育的权利。阅读不仅是儿童自身成长的需求,还能促进国际间的理解。去年开始,李文参与到全世界的儿童阅读推广事业中。


2018年9月1日,爱阅公益基金会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正式签订协议,资助设立“IBBY-iRead爱阅人物奖”。


IBBY是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有正式咨商关系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由叶拉莱普曼女士和林格伦女士等在1953年创立于瑞士苏黎世,如今在全世界近80个国家设有分会,有“小联合国”之称,是致力于把全世界图书和儿童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国际网络。IBBY于1956年设立的国际安徒生奖是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项,有“小诺贝尔奖”之称。去年,著名出版人张明舟被选为IBBY主席,这是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成立65年来,中国人首次成为其主席。


“IBBY-iRead爱阅人物奖”每两年由IBBY各国分会提名候选人,最终由奖项的评审委员会评选出两位杰出人士。每名获奖者将获得奖金20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还将为每位获奖人指定的非营利性儿童阅读推广项目捐赠15万元人民币,用以支持该项目发展。


《中国慈善家》2019年2月刊封面


李文希望借由此奖项促进全世界儿童阅读事业的发展,增进中国与全球阅读推广项目和组织之间的交流与学习。


“我们希望通过高品质的儿童阅读,让每个孩子享受阅读的乐趣,成为终身阅读者。”在李文看来,每个人一生都有三次读“童书”的机会,一个是儿童时代,一个是为人父母之时,另外,升级做祖父母之后也是一个好时机。一些关于爱的主题、情绪管理主题的书籍,不止儿童受用,成人同样可以成为读者。而她自己就是“童书”的受益人。


EMP|李哲:亲子阅读,既要陪伴,更要科学


她分享了两本童书,《在教室说错了没关系》和《敌人派》。“一个是鼓励每个人勇敢表达的,一个是教授如何与别人化解矛盾的,读完对我个人和周围人际关系的相处都非常有帮助。”正是因为阅读的原因,她的教育方式温情脉脉,极少对孩子和亲人有“催熟”或干涉的心态。


“做阅读首先要热爱阅读,爱阅就是热爱阅读的意思;另外,我们通过推广阅读,带给别人爱,我们自己也享受这份爱的传递。”日本学者黑田鹏信曾说:“知识欲的目的是真;道德欲的目的是善;美欲的目的是美。真善美,即人间理想。”在这份公益事业里,李文认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义。


“从人性来说,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渴望成长的。这份公益事业做进去了之后,我认为是真正能够构建我生命意义的。我真的还蛮感谢我自己做了这件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