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校友>校友活动>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新生力量 | 90后偏执狂曾拒哈佛offer,"公平教育是一辈子的事业"





EMP2018春季班学员
 张碧巍


最近半年,张碧巍瘦了34斤。她说自己“没坚持做任何事”,无非就是下午5点后不再进食,每天多走走路,一星期吃一次火锅的习惯变成一个月一次。采访当天,她的早饭是星巴克饮料加巧克力面包。


“我干嘛非得逼着自己,饿了好几天后报复性地吃。我喜欢细水长流,我相信时间,‘坚持’在我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我只是在享受。”张碧巍说。


张碧巍是北京音画梦想社会工作事务所(以下简称“音画梦想”)创始人。音画梦想是一家致力于用创新的体验式艺术教育提升儿童自主解决问题能力的非营利教育机构。

 

三年前,张碧巍接手音画梦想时,它是一个松散的大学生联盟,面临解散。今天,音画梦想已成为一家年筹资额1500万,拥有15名正式员工的“明星”组织。截至2017年6月,受益于音画梦想“艺术+”项目的儿童已达233870人次。张碧巍计划到2020年服务1000万人次的乡村儿童。






 改变 


音画梦想正在调整船头——从城市“转战”农村。


 “前三年先做城市流动儿童,乡村儿童前三年死都不碰。”张碧巍说。她有一套清晰的打法,先从城市流动儿童切入,招募大学生志愿者为孩子提供艺术教育课程,探索出一套成熟模式后转向农村。

 

一些合作伙伴刚开始没看懂张碧巍的打法。音画梦想刚起步时,就有很多资助方建议他们去给农村孩子提供艺术教育。“第一年向亲朋好友众筹了10万块钱,你说我能干点啥?我想既然我最擅长做志愿服务,那先把志愿服务团队搞起来,带着这个‘火种’先去做,做完得到两个最重要的东西:经验和人,先把这两点抓住。”张碧巍说。

 

三年间,音画梦想通过招募大学生志愿者,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打工子弟学校开展艺术教育课程,同时通过公益组织和企业将自己的艺术教育产品拓展至一些人口净流入城市和教育欠发达地区。音画梦想独创的“艺术+”课程体系有两大特色,一是情景式艺术课,设计情景以小组探究模式引导孩子解决身边问题;二是坚持使用自主研发的系统性教材。音画梦想团队有很强的产品思维,它的课程设计由产品研发、落地实践、内部评估三部分构成。

 

从资金、资源投入上看,音画梦想自己做课程产品和评估并不经济。“如果能够看到未来更大的价值和意义,我们现在不惜all in(全情投入) 搞产品研发和评估,有拿得出手的产品模型。这让我们立刻和其他教育组织区分开。”张碧巍很笃定。

 

音画梦想的课程在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和改善师生关系上的作用已经被验证。《音画梦想艺术课程效果评估报告》(2016年秋季学期)显示,与未经干预的儿童相比,经音画梦想“艺术+”课程干预的儿童在积极心理发展、消极心理缓解、创新性方面变化显著,参与音画梦想课程项目的流动儿童学习问题的下降幅度比对照组高19倍。一个小学校长打电话感谢音画梦想工作人员说,“上了音画梦想的课程后,学生的数学平均分提高了20分”。

 

张碧巍觉得音画梦想将主战场转到农村的时机到了。“用了这个模式和这个团队,证明了我有做这事的能力。而且国家精准扶贫、教育扶贫起来了,我们就趁着这个风口逐步往乡村转。”张碧巍说。三年的时间过去,行业开始理解音画梦想,音画梦想也加深了对行业的认知。

 

通过培训大学生志愿者开展儿童艺术教育的模式天生存在天花板——它很难规模化,大学生志愿者的稳定性欠佳。音画梦想通过外部评估团队的专业评估显示,影响课程质量最主要的因素是师生比,师生比维持在1:8才能保证课堂效果。

 

伴随着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变动、乡村发展,很多城市流动儿童随父母返乡。这也是音画梦想转移主战场的一个原因。留在城市中的流动儿童,音画梦想将继续跟进。音画梦想计划今年把50%的精力用到乡村儿童上,明年这个比例则是80%。


转向农村,音画梦想的打法是“先做试点,课程嵌入,借力打力”。眼下,音画梦想在河北省阜平县的乡村儿童项目已经开始试点。音画梦想通过与当地教委和学校合作培训当地教师,在项目中嵌入课程,并改变当地教师的激励机制。

 

“做小事,谋大事”是张碧巍的一个行事哲学。之所以选择河北阜平做项目试点,是因为十九大提出要“让每个孩子享受公平且有质量的教育”,阜平县靠近雄安新区,同时还是国家级贫困县。

  

机构转型的同时,一向对同事“很tough”的张碧巍也正试图变得柔软。“改变并不痛苦,而是我的宿命。每个人在擅长的地方发光发亮并不难,难的是在不擅长的地方也能有迭代。这一点本身也是我的欲望。”张碧巍说。







 理性 


“我们做事的风格就两个字:理性。”张碧巍说。

 

张碧巍自认为是一个“必须要有足够动力和看到未来足够可行性才会去做事情的人”。她认为,中国1.2亿乡村儿童中,至少要影响超过1%甚至更多的人群,每学期为一名孩子提供超过10次(20个课时)的艺术课程,做好试点,才有可能摸索出可被复制推广的模式。“只有教育才能影响一个人,底层儿童将直接决定中国未来的样子。”张碧巍说。

 

“理性”之外,张碧巍也有“冒险家”的特质。在不确定性很大的教育实验中找到必然发生的规律,张碧巍认为这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这特别符合我的赌徒心理,我特别喜欢去做那种看似小概率,但是换个角度或者拉长时间长度来看有成功可能的事情”。

  

理性之上,是执念。张碧巍喜欢读史书,看了大量王朝更迭的历史后,她生发出人生的虚无感,“什么才是有意义的?”她问自己。“只有人与人的情感连接、真善美、万事万物的运行规律及正道,才是永恒的。艺术能够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人。”张碧巍认为。

  

“给底层儿童提供艺术教育这个执念的形成非一朝一夕。”张碧巍说。这个“执念”还源于她对未来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的思考,“人最重要的是去做创造力的事情。未来,标准化的工作都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人要去做比机器更高级的事情,这需要激发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艺术是唯一能够激发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东西”。

  

在“找人”、“找钱”两件事上,张碧巍也极尽“理性”之风格。张碧巍的工作时间分配遵循“333原则”,她会用30%的时间去“找人”。音画梦想喜欢招那些“聪明、乐观、皮实、自省”的人,一般要求面试者是“985”、“211”或“双一流”高校的毕业生。“我们创业团队本身精力有限,设置这么一条线是为了节省筛选成本。这条线并非是绝对的,我们也招了少量这个学历标准之外的新人。”怕引起误解,张碧巍解释道。张碧巍颇为自豪的是,“创业”三年来,音画梦想核心合伙人流失率为零。

 

张碧巍会拿出30%的时间“找钱”。很长一段时间内,音画梦想的主要募资途径是拓展企业大额捐赠,寻找认可音画梦想产品逻辑和评估逻辑的人。这种资助方不多,但一出手就是千万级。采访张碧巍当天,上午10点,她已经拜访完一个重要资助方回到办公室。过去三年,音画梦想的筹资额每年保持200%—700%的增长。

    

业内一直盛传音画梦想“超级有钱”。“其实我们一直处于极度缺钱的状态。音画梦想是业务驱动型机构,而非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我们是一种偏冒险者的姿态,但不是一路蒙眼狂奔。”张碧巍澄清道,“我们会永远缺钱,这是我们在产品规模化过程中面临的挑战。”

 

“少讲情怀,多讲理性,把事情做好,募款不是去强调自己有多惨。没有人会真舍得放弃什么,无外乎是争取他更在意的东西,满足自我的欲望。我不认为做公益就是伟大,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的欲望在于看到自己正面影响别人获得的成就感,而公益恰恰可以满足我的欲望。”张碧巍说。







 无差别心 



“我本身是一个客观理性的人,不会把自己改造成一个感性的人。我要把我的客观、理性发挥到极致,前提是对万事万物保持足够的无差别心。这是我一生的功课。”张碧巍说。

    

读高中时,因被误解抄袭英语作业,英语老师将张碧巍“拎”出了教室,从此她决定放弃学英语。每当张碧巍被英语老师拉出教室,她的地理老师就把她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对她说:“碧巍啊,你不想学英语没关系,你可以学点别的,你就在我的办公室吧,我在不在你都可以来。”从这段经历中,张碧巍领悟到教师的无差别心对学生的成长至关重要。

    

很多人觉得乡村儿童和城市儿童差别很大。在张碧巍看来,这两类孩子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在形成同等认知水平方面,乡村儿童会比城市儿童晚两三年。


前福特基金会高级教育项目官员何进退休前,张碧巍跟着他做了两年“学徒”。这一过程中,张碧巍清楚地看到一个无差别心的长者怎么客观对待每一个项目和伙伴。何进尤其注意一点——不越俎代庖,项目是受助方自己的事,不是我给钱让他们做。“在他眼里,普通公众、大学教授、部长都一样。我觉得这太了不起了。”张碧巍说。

 

受何进启发,张碧巍在思考,“不是我在帮助这些人,而是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可以做好。无差别心可以让我守好自己的位置,真正想的是‘授之以渔’,而不是一天到晚去给更多‘鱼’”。

 

正是在何进的指导下,张碧巍构建了自己的中国教育框架体系。虽有“师徒”关系的情分,但何进并未给音画梦想任何资助,他对张碧巍说,“依照你和团队的能力,你们不愁找不到钱”。

 

自然之友发起人之一的梁晓燕也对张碧巍影响至深。“梁老师是我见过的最无差别心的人,她特别相信人,把每一个人都当成宝。不管这个项目她有没有介入,她都同样的尊重。她是掏心窝子地希望你好,无条件地包裹着你,托着你的大后方,给你前行的力量。”张碧巍说。

 

“梁晓燕老师教会了我什么是人的力量,何进老师教会我什么是一个真正的教育项目。一个是‘道’,一个是‘道’和‘术’。”张碧巍总结道。

  

对其他公益项目,张碧巍从不作价值判断,“在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的或坏的公益项目,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的选择和定位,它能动用什么资源就做与之相匹配的事”。

  

情绪是张碧巍“无差别心”的最大“敌人”。“我是一个在冷静下来可以极其理性的人,但是在情绪来临时,我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控制它,比如说一个工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我的无名火就会上来。”张碧巍坦言。

 

近年来,张碧巍获得众多荣誉: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世界Goalkeeper大会唯一被采访的亚洲代表等。对此,张碧巍坦言:“没感觉,我日子照常过,也不会因此长了三个鼻子五只眼睛。”为了做音画梦想,张碧巍曾拒绝了哈佛大学发来的offer。

  

“让底层孩子享受公平的教育,从上学难过渡到上好学,这绝对是我一辈子的理想和事业。这个理想是不是以公益的方式、现在的这种途径实现?一定不是!因为我和团队的能力会提高,需求也在变”。张碧巍说。






张碧巍在EMP2018开学典礼发言

就在昨天,我所在的“社会人”小组根据拓展活动的要求变成了没有手机没有资金也没有熟人的三无人员,我们一起到坪山社区了解基层工作的开展,挖掘当地的真实需求,甚至还跑到寺庙里去化缘斋饭。我身体不适,多亏大家照顾我,给我端水送药,扶我走路,甚至在身无分文的时候把好不容易筹集到的钱省下来让我打车回到学院,点点滴滴都在心头。我实在太喜欢我的小伙伴们了。我会一直记得我们那句口号“猪队友在一起,就会了不起!”同样我们,因为EMP,所以了不起!


这短短不到两天的相处中,我深刻看到了我们每一个学员身上的不同。性格特点不同,思维模式不同,生活和工作背景不同,从事的公益类型服务不同,因此在公益实践过程中我们遇到的问题和困惑也有所不同。我作为一名90后,从业至今已有5年,我最大的困惑是就是我所希望解决的社会问题是不是我的服务对象真正的需求呢?这个困惑也许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甚至会一直都在变化和不断深入当中,但EMP可以让我带着正确的思考方法和行动指南,永无止境的探索下去!这也是我来EMP学习的主要原因。


但我更想说的是,我看到的我们身上更重要的东西是相同!首先,我们都是对自己生命有担当,不断追求生命意义的精彩,都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对他人对社会有意义,这是大善!其次,大家都相信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生命是连接在一起的,自己对周围的人,对这个世界有着独到的责任和使命,这是大义!最后,大家都是从事或参与慈善行业,希望通过持续学习提升自己公益实践水平,通过科学有效的公益方式实现自己理想和使命的人,这是大智!


基于大善、大义和大智的这些相同,我们才终于能够走到一起来到学院学习。我真心期待大家通过未来的学习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提升,通过互相学习,借鉴和分享各自的经验与人脉,让我们彼此成为一生的伙伴,陪伴成长。我也真心的希望未来的我们能为师弟师妹做好榜样,能为公益学院的校友会网络注入活力,更能为中国公益和中国社会做出贡献。


最后的最后,把我最喜欢的一句话送给大家,这是我的人生目标,我相信也是我们每一位EMP学员一起共同的期许: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