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公益金融与社会创新中心>研究动态>正文

研究 /

Research

企业的社会影响力能否实现量化评估?

      2019年11月,国际公益学院助理院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傅昌波率领国际公益学院代表团应邀参加于阿根廷举办的国际影响力投资指导委员会峰会(2019 GSG Summit)。本文对此次峰会的相关关键信息予以重点介绍和分析,旨在让更多关注影响力投资的同仁们了解影响力投资测评的最新国际动态。执笔作者为国际公益学院傅昌波、戴斯彧。特别鸣谢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的大力支持。

  自20世纪70年代起,一些企业家和投资人对企业目标和投资战略进行了反思。从“不做恶”,到“重视环境、社会、治理三重底线”,到“主动为善”,再到“既能解决社会问题又可实现商业闭环的影响力投资”,以商业向善、投资向善为主要特征的新商业文明时代的曙光出现在全球各地。人们开始纷纷关注企业管理和投资决策对员工、环境和社会等利益相关方的影响,同时,如何对“影响力”进行评估,也逐渐成为学界和实务界讨论的热门议题。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社会影响力评估刚刚起步开始时,所谓的评估很大程度上被认为就是履约情况的描述,而非量化地测量或预测。例如,通过文件证明补助金是合法发放的,但并不说明或量化其具体成效。这显然无法满足现代项目评估的本质需求。近年来,多家机构对社会影响力指标的量化评估做出了努力,如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建立的全球影响力投资报告标准(GIIRS)、联合国开发的责任投资原则(PRI)、社会投资回报评估网络(SROI network)开发的社会投资回报评估工具(SROI,Social Return of Investment)等,其中SROI经常被各国政府与社会组织作为社会影响力评估的工具。

  虽然已有被广泛应用的工具存在,但关于社会影响力的量化评估,始终存在一些无法清晰阐明。第一,如何定义某种经济活动的社会影响力为正面还是负面?例如,打广告的社会影响力是正面还是负面?教育广告和产品广告的社会影响力属性是否相同?第二,如何确定社会影响力的衡量标的?以健康行业为例,预防疾病服务(如疫苗、预防性药物等)可以减少未来的治疗费用,那么评估预防疾病服务的社会影响力时,应该仅衡量预防服务的费用,还是应该衡量预防服务和治疗费用的差额?第三,如何选取合适的指标?假如一家企业花钱为员工提供培训,但培训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员工为企业赚更多的钱,那么这笔培训支出是否应该列入该企业为追求社会影响力而做的努力?

  来自哈佛商学院的研究团队为了解决这三个问题,近日正在研发一种影响力货币化(Monetization)工具。他们试图将社会影响力用货币来描述,从而通过影响力加权的会计科目(Impact-weighted Accounts)实现将影响力纳入现行的财务报表。影响力加权的会计科目和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财务报表上的科目一样,通过描述企业对员工、客户、环境、社会所产生的正面或负面影响来反映企业的健康度和财务状况,旨在促使投资者和管理者在做决策时不仅仅关注经济损益,同时也着眼企业对社会的整体影响。

  哈佛商学院的研究无疑具有创新性和实用价值。将影响力货币化有以下几个好处:首先,现行的主流管理和投资决策的依据都是以货币为单位的;会计系统和分析工具也都是基于货币单位来度量;其次,通过货币来度量影响力能够让管理者和决策者无需学习新技能就能理解影响力的效用;再次,货币化的影响力评价让决策者能够直观地计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从而将原本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换言之,若影响力的量化系数存在国际统一的标准,则决策者无需再单独制订自己的“标准”,这样可以大大简化分析和决策过程。

  目前,该研究团队找到了56家已经尝试将影响力货币化并纳入损益指标的公司。其中,86%的公司考虑了环境影响,50%的公司量化了对员工和社会的影响,而25%的公司对产品影响进行了评估。根据GICS (Global Industry Classification Standard)行业分类标准,材料行业的企业占比最高,达12家,且大多为化工企业。他们还从以下几个角度设置了建模的原则:1.先从简单的、重要的影响力指标开始,再逐渐增加样本和指标;2.先从直接相关的利益相关者开始,再逐渐增加利益相关者的覆盖范围;3.将跨行业的影响力进行标准化度量;4.以货币为唯一度量单位;5.准确定义价值的符号。

  在接下来的两年内,研究团队将基于以上建模原则和这56家公司的数据对影响力加权的会计制度进行建模与实证分析。他们预计将从三个方面进行突破:完善变革理论;基于员工、产品和环境影响的数据进行实证分析;对影响力加权会计的应用情况进行实地调研。若一切顺利,届时应用影响力加权会计(Impact-Weighted Accounting)的公司就可从财务报表上直接反映其业务和运营对员工、环境和社会的影响。这一成果将让企业的社会价值得到更为直观的凸显,有助于投资人和企业管理者对企业进行全面深入、精准的智能评估,让投资和企业运行创造更积极的社会影响力。

  哈佛商学院的研究成果能否较好地解决社会影响力评估痛点,让真正意义上影响力量化评估得以实现,进而对现行会计制度进行深刻改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https://www.hbs.edu/impact-weighted-accounts/Pages/default.aspx

https://annualreport.se.com/index.html

https://annual-report-2018.puma.com/en/annual-report/

https://www.pepsico.com/docs/album/annual-reports/pepsico-2015-annual-report_final_s57dqszgmy22ggn.pdf?sfvrsn=651222e6_4



  傅昌波

  国际公益学院助理院长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傅昌波教授曾在新闻媒体、地方政府及中央机关工作多年。2012年以来致力于推动社会创新、充分发挥公益慈善作用,促进形成多元参与、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曾主持研发《中国家族慈善基金会发展报告(2018)》《中国捐赠百杰榜(2016-2019)》等,在人民日报、南方周末、家族企业、福布斯中文等刊发多篇重要文章。主持国际公益学院“财富家族行善指南”课题研究,主编学院《善财志》电子刊物,并在学院开设《公益慈善与家族传承》《新商业文明与影响力投资》等课程。

  戴斯彧

  国际公益学院公益金融与社会创新中心 善财创新部 项目官员

  戴斯彧,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英国爱丁堡大学银行与风险管理硕士,曾在股权私募基金任职风控经理和投资经理,擅长项目风险管理和投资价值挖掘,长期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和影响力投资。2018年加入公益金融与社会创新中心,主要负责科技影响力投资联盟的运营维护及项目考察、影响力投资峰会的筹备及执行等。同时参与了多个影响力投资相关研究项目,包括研究和执笔中国影响力投资案例集、社会影响力债券研究报告、公益金融教材等,并参与了《慈善新前沿:重塑全球慈善与社会投资的新主体与新工具指南》的校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