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活动>活动>正文
99公益日落下帷幕,互联网筹款迅猛增长的同时——面对风险 善款如何善用?

:2019/09/29

刚刚过去的99公益日,在短短3天时间内募集善款24.9亿元,参与人次达到4800万。不出意外,今年的互联网慈善捐赠额将超过去年。


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爱心包裹项目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善款既来自网络捐赠,也有线下捐赠。

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爱心包裹项目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善款既来自网络捐赠,也有线下捐赠。

2018年,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为全国1400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1万条,网民点击、关注和参与超过84.6亿人次,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2017年增长26.8%。

互联网筹款额增长迅猛,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公众参与了慈善公益事业。然而,对于慈善组织来说,募得大量善款的同时,风险亦随之而来——如管理不善或使用不当,善款就未必是“蜜糖”,甚至可能成为毁灭机构的“毒药”。

因而,一个话题逐渐浮上水面:善款使用中如何进行风险控制?9月16日,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的“益论沙龙”就此话题进行了探讨。

善款使用与信息披露至关重要

一家公益机构的一次公众调查显示,大众并不太关心小额捐赠的善款流向。

然而,也有非常在乎的捐赠人。蒋凌是普华永道中国风险控制股经理,她有着自己的捐赠标准:一定要了解捐赠给谁、谁来执行、为什么这样执行以及是否合法。她还会关注项目所在的领域是否能打动自己,捐赠后会主动查看公益机构官网,跟踪项目的执行情况。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副院长黄浩明认为,捐赠者的个人视角难以确保对公益机构有更深入的了解,比如该组织的治理结构、项目安排、项目是否实现了捐赠人的意愿等。

这是否意味着公益机构的善款使用并不需要那么严格?

从公益机构的角度来看,善款使用是否到位关系重大。今年99公益日出现的一个新的现象是,不少地方的慈善会、慈善基金会占据了筹款排行榜的前列。黄浩明认为,这些机构正在改变理念,不再依靠传统的行政动员方式进行募款,而是尝试推动机构转型发展,打造公益项目品牌。

这其中也有风险。黄浩明说:“机构在募款取得成果的同时,一定要考虑自身的执行力和风控能力是否匹配。如果二者达不到要求,会导致严重后果。”

信息披露工作同样重要。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爱心衣橱公益基金秘书长乔颖说:“如果我们的信息披露工作做得不好,捐赠人就会流失。反过来,对捐赠人的每次及时反馈都可能引来复捐。”

黄浩明强调,社会监督作用巨大,“公益机构哪怕出现一点小问题,也会引起捐赠人的目光聚焦”。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秦伟认同此点:“但凡有一件小事做得不好并被传播出去,比表扬我们的言论‘杀伤力’更大。”

在这样的环境中,哪怕大部分公众不太关心善款去向,但公益机构的资金使用与信息披露工作却一点都马虎不得。蒋凌认为,及时披露项目相关信息才能维护好捐赠用户的忠诚度,对公益行业的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

信任是风险控制的根本

公益机构的风险控制最重要的是解决信任问题,这一点已成为行业共识。近年来,不少机构越来越重视通过线上线下渠道,努力提升自身公信力。

中国扶贫基金会即是如此。秦伟介绍,从最初年筹款1000余万元到如今数亿元的规模,公众捐赠所占比例约为40%,该基金会让公益项目走出“公益圈”,被更多大众所知晓,不仅在线上开展募款工作,还发动志愿者走向街头,在超市、餐厅、邮局进行劝募,把线上积累的捐赠人黏度转化为线下的长期支持,“一点一滴,长期坚持,一定会有效果”。

黄浩明也表示,募捐工作中的动员机制也非常重要。他举例说,今年地方慈善机构冲上榜单,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这些机构的动员体系比较“接地气”,有良好的群众信任基础,机构与捐赠人之间有很高的互动量。

除了信任度,基金会如何架构业务体系从而更好地规避风险?

秦伟介绍,作为一家操作型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公益项目最多时有数百个。这几年,机构不停地“砍掉”项目,今年的项目数量甚至不到100个,合作伙伴的数量也少了。虽然“砍自己的胳膊和腿是很疼的”,但有利于机构的长期品牌建设和长远发展,这是一种风险前置的规避方式。

如何理解这种“风险前置”?黄浩明解读说,基金会做项目执行有3种方式:一是直接执行,风险最小,但成本最高;二是合作执行,即与合作伙伴共同执行公益项目,风险可控,成本比直接执行要低;三是委托执行,风险较不可控,但是成本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做法,正是减少委托执行,从而更好地规避风险。

公益机构应维护好品牌资产

99公益日开启至今已有5年,推动了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但其过程中亦存在少量违规行为。

在黄浩明看来,慈善事业的一大风险即来源于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目前,民政部指定的该类平台有20个,其管理水平和透明机制非常重要,“如果平台不讲规则,信任就无从谈起”。

事实上,无论是99公益日还是“95公益周”,平台方近年来不断完善规则,邀请公益机构与从业者一起探讨如何让行善更规范。

互联网公益中时常会有联合筹款行为。秦伟表示,不管是99公益日还是“95公益周”,中国扶贫基金会不会为了追求筹款额而将公募资质的“壳”借给别的机构,在与其他机构联合筹款的过程中,会明确各自界限,在后续监管环节也有相应的制度与标准。

“具备公募资质的机构与其他机构的合作,从风控角度来说,应制定整体流程与制度,明晰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明确资金拨付时间、监管审计的权利等。”蒋凌认为,公益机构一定要维护好自身的品牌资产,这是长远发展的保证。

不过,她也认为,无论采用何种方式,公益机构的风险始终存在。“套捐”等违规行为在商业领域同样存在,比如电商平台中也会有“刷单”现象,如何控制和规避?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蒋凌建议,一是通过大数据技术识别违规行为并及早控制它;二是呼吁行业自律,增强预防性控制。此外,她认为公益组织还应加强募捐人管理并进行道德文化建设,塑造正确的价值观。

这一点,乔颖所在的团队正在尝试:“这两年我们参加99公益日,有意识地逐步弱化配捐,我们倡导更多公众参与公益,了解更多公益项目和相关知识。”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