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卢德之: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与中国当代慈善者的使命

:2019/06/11



524日,在学院国际慈善管理EMP2019春季班开学典礼上,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深圳市中国慈展会中心理事长卢德之博士为大家做主题演讲《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与中国当代慈善者的使命》,分享了目前世界存在的一大焦虑、三大思潮现象,介绍了认识现代世界的一大方法、三大工具。

他表示,慈善是自愿共享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当代慈善者的历史使命是建立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传承型、开放型、学习型一体的现代体制,为中国慈善、世界慈善、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卢德之博士演讲全文

尊敬的马主席、黄主席、王院长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公益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在正式演讲之前,我先谈两点感受:一是我认为国际公益学院对中国公益事业贡献巨大,无论是人才培养、理念引领还是国际交往等方面都有重要贡献。二是马蔚华主席和王振耀院长既是我的好兄长又是我的好老师。我对公益慈善、对人生、对社会乃至对人类一些有价值的思考,都与他们有密切的关系,很多理念都是在王院长主导的平台上形成的,包括中国公益研究院、国际公益学院以及国际公益学院搭建的国际合作平台。比如资本精神、21世纪慈善、资本与共享、共享文明等等新观念在国内外的发布,也大多都与马主席、王院长有关。在这里,我向马主席、王院长和国际公益学院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与中国当代慈善者的使命”。这个题目很大,但我想既然学院是我的思想发布平台,我就尽可能地把我的想法展示出来。

 当前世界的一大焦虑、三大思潮

  作为这个时代的公益人士,需要对当前的世界有一个基本把握。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当下的世界,叫做“一大焦虑、三大思潮”。

  (一)一大焦虑

一大焦虑是说人们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而且很难以过去的传统价值观做判断,我把它概括为东西交错、左右难辨、冷热不分。现在人人都讲转型,但是不知道往哪里转,所以经常造成东方有时候向西方转,西方有时候也想向东方转,还有一些甚至想现代向古代转,总之是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当前的世界没有明显的东方与西方的界限,也没有明显的左和右的区别,也很难判断是冷战还是热战。传统的冷战是和意识形态连在一起的,热战又难大战起来,所以现在是冷热不分,这些都导致世界呈现出一种焦虑的状态。

  (二)三大思潮

去年我在美国访问时,跟美国各界朋友们交往,发现美国的精英大都对他们现在领导人有很大意见,但他们有一个共识:就是对中国有特别大的意见,这让我感到特别奇怪。经过对欧洲的访问,我对当下一些现象有了更多的认识,我深深地感到这个时代有三种思潮正在全球泛起:民粹主义、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单边主义)和权威主义。现在很多人必须迎合民粹,而且为了获得民粹的支持,很多政治家都主张单边主义、保守主义,要形成权威,这种权威和集权主义不完全是一种概念。

大家想想,这三种思潮的出现只是今天的情况吗?在一战、二战以前就有这三种思潮。为什么会出现这三种思潮?回顾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工业革命和科技发展带来了人类财富剧增的同时导致了社会的两极分化,贫富差距拉大,相伴而生的就出现了阶级斗争、种族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等等,加上在人文方面缺乏应有的认识和引导,于是出现了上面说的三种思潮。一战、二战通过战争方式把问题基本解决,战后智者们成立了一系列国际组织和机制来防止新问题的产生,比如联合国、WTO、世界劳工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等,但现在看来问题解决得并不好。当社会财富无限的增加以后,真正获得利益的是华尔街的金融精英、硅谷的技术精英、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东亚的权贵精英等,广大的老百姓并没有得到更多的实惠,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再次陷入更大两极化。二战后建立起来的这些国际组织与机制经过几十年的运行,终究没能遏制住这三种思潮的再现。 

(三)背后的根本原因及人类的困境

根本原因是无论科学技术的不断突破,还是资本的迅猛发展,都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正负面两方面效应,加上缺少人文的及时纠偏和引导,便造成了目前世界存在的一大焦虑三大思潮现象。当这些问题和思潮再次出现时,我们以什么方式解决?一战二战之后,再来一个三战,可能吗?不可能。人类社会向何处去?我们现在常讲百年巨变,现在人类的确是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中美关系怎么走?

  (一)当前中美关系

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对中美关系我总的判断是不会冷战但有时会感到冷得打颤;也不会热战但有时会感到热得冒烟,火花四射。中美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美国有些人不想让中国发展,这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贸易战、信息战、金融战,也不会是全面的军事战。中美经济战的本质是技术和市场的博弈问题。美国拥有最好的技术,中国拥有最大的市场,一个最好的技术和最大的市场怎么博弈?我的认知是在市场发育初期,技术是压倒性的,但当市场相对成熟以后,就互有胜负。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市场方更占优势,因为技术没有市场就发展不了,但市场缺少技术却可以培育技术。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最完备的制造业,我认为在这场技术和市场的博弈过程中,中国是有底气的。

  (二)新四大法宝

在这场博弈中,我不敢说我们能赢到哪里去,但是一定不会输到哪里去,因为我们有新四大法宝。第一,我们有迄今人类未曾有过的巨大市场,加之这个市场有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做支撑。第二,我们有十几亿勤劳好学、忍耐力极强老百姓。第三,我们有体制优势,尽管这个体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这种体制的能量是巨大的,而且撞了南墙回头也不难。第四,我们有以中庸之道为核心的文化,中庸之道的文化具有包容性,不会走极端。

  下面我想讲一个小故事。

  2018年,我在夏威夷举办我的“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首发式,会议结束后的113日清晨,当我们坐在沙滩边的餐厅吃早餐时,突然听到手机里发出的警报声,随后看到一条“美国受导弹威胁”的警告信息,写着“弹道导弹飞入夏威夷。请尽快寻找避难所。这不是演习。”

    夏威夷“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首发式会议结束后遇“导弹事件”时的华民人

 

听到手机警报后,一两百人刷地一下往外冲,还听到一片哭声,好像世界末日就到了,诺大餐厅就剩两个德国人(讲德语)和我们华民基金会几个人。二十分钟后警报解除了,说是相关方面技术操作失误所致。

  这给我印象很深,当大难到来时,美国人确有安全意识强的一面,但恐慌程度也非同一般。我和我的同事们便不太相信导弹会往这里来,这里既不是军事基地,又不是政府所在地。或者导弹真的来了,你乱跑又有何用呢?从这件小事看出中国人的相对理性和非情绪化,这应是一个民族更有定力和成熟表现呀!

(三)中美关系走向

纵横历史我就中美关系及其走向谈几点认识:

第一,虽然美国在中国之前干掉了好几个老二,但那些老二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他们都没有今天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也都没有中国这么大的制造业规模;干掉其他老二时美国都是制造业的大,而现在中国是制造业的世界老大。何况中国这个老二就没有当老大的想法。

第二,现在的时空变了,现在老大和老二的关系和历史上老大和老二的关系不是一回事。原来的老大与老二的关系是宝塔型的。现在世界是平的,地球是网状的。今天你在这方面是老大,明天他在那是老大,呈多元老大现象。

第三,美国政客把中国当成主要的对手和目标,有他的一些道理,但我感到这些政客们不是在追求“双赢”而是追求“双输”,也许他们认为只要“双赢”中国就更赢,而双输的结果就不一定了,可能中国更输,而他们“输”的底线并不是美国人民利益,而是选举。我估摸中国也可能在短时间内更“输”,但从长远来说一定会更“赢”,双方博弈的时间不会短,方式也会多样化,但最终会改变,中美还是只能一起走向共享。  

最后,这个世界是互联互通的,科学技术正引领人类朝一个方向走,大国之间也绝不可能发生全面的军事战争。如果说科学技术、互联网是在打前锋,核武器就占后卫了,所以中美最终只能一起走向共享。只有这样,世界才会一起走向共享!

    

201857日,华民慈善基金会代表团访问美中关系委员会

 

认识现代世界的一大方法、三大工具

(一)一大方法

认识当下的世界需要有新方法、新工具。回顾历史我们东方人和西方人认识世界的方法完全不同。东方人以中国为代表的方法,从一开始就讲究天人合一,把宇宙当成一个整体对待,所谓“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人好讲道,讲大道,但这个道说不太清楚,这种方法从整体上是科学的,但技术层面它的边界不清晰。西方世界不一样,西方人的认知不论是亚里士多德,爱因斯坦还是霍金,都是自下而上采用不断求索的分析方法,概念边界相对清晰。随着霍金的去世意味着这个方法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只有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方法相结合,把东方与西方的两种方法结合,综合运用整体与分析的方法才有可能把这个世界看清晰。

(二)三大工具

我提出新三大工具:新时空发展观、新人本主体观、新灵肉整体观。

1)新时空发展观。

新时空发展观有三个方面:一是时空伸缩论,举个例子我们过去去美国坐船要一个月,现在要一天,将来也许一个小时就够了。相对时空在缩小,绝对时空在扩大。二是时空多维论,时空不仅可以收缩,还是多维的,这个方面现代科学已经做出实证。三是时空主客论,时空不仅有外部的客观时空,还有我们内心对时空的主观感知,我们的客体和主体的时空都在改变。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过去对的事情今天不一定对。比如过去讲风水,前面有一个桥,大家觉得把我家风水挡了,现在无所谓。这就是说我们在认知事物时不能以旧时代眼光来看新事物,这会看不清楚。   

2)新人本主体观。

所有的发展都要确保人的生存与发展为前提,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处理好人与神、人与物的关系。在人类历史上,人曾经跟神做过不懈的斗争,起先神和人分不开,后来人类通过宗教革命、文艺复兴和科技革命,把人和神分开了。马克思在关于人类的解放和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论述中就谈到拜物教和人的异化问题,但现在人和物的关系更加复杂,比如说人与资本,资本是人创造的,但是不能反过来把人绑架了;比如说人与商业模式,比如马云可以上100万人上岗,但也有可能让500万人下岗;比如说人与科技,特别是生物工程、人工智能的发展与人的生存发展的关系,例如我换一个人工智能心脏、换一个人工智能肾,我还是我吗?但是求生存是人的一种本能,这就涉及到科技伦理的问题。以上都是讨论如何来保证人本主体性,人本主体观要求以人为主,既不以神为本又不以物为本。人与神互敬互帮但相对独立,资本、商业模式、科技是人创造的,但都应为人服务。服务的边界在哪?过程中怎么确保资本、商业模式、科技向善成了重大命题。

3)新灵肉整体观。

新灵肉整体观就是新的物质精神观。唯物主义是我们的基本哲学观,但现代科技对此提出了问题。例如什么是物质?现代科学发现宇宙中90%的是暗物质,暗物质看不见但客观存在,那它到底是物质还是精神?再如能量是什么?在三维状态下肯定是物质决定精神,但是在N维状态下,物质与精神就呈现复杂性,高维的精神能量对低维物理能量是有驾驭能力的。我觉得最大的成功案例就是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二十几个人开始说我们要搞共产主义,大家围绕这个目标去奋斗,最后的结果就搞出一个新中国来了。这是典型的精神能量驾驭物质能量的成功案例。

精神能量是怎样驾驭物质能量的?第一,她要有足够的高度,必须站在制高点上。第二,有足够的纯度,而且要不断地提升她的纯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既然定了农村包围城镇,武装斗争就必须走这条路,其他方式都要排除。精神能量驾驭物质能量时,要有绝对的高度,并且不断提升她的纯度。今天我们搞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这个道理,搞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必须站在人类发展的制高点上,只有这样才能建立新的文明。

 

共享文明:人类文明的交响曲

 

(一)文明的交流与互鉴。

文明发展到今天,文明与文明之间,一种文明要取代另一种文明,战胜另一种文明,几乎不可能。两个文明系统或多个文明系统之间发生的关系只能是文明交互,即交流与互鉴,在信任与欣赏基础上的交流与互鉴,同时文明还要升级,升级成新文明。我把人类文明交流互鉴升级成的新文明叫共享文明。

 

 

2018910日,卢德之先生访问比利时中国经济贸易委员会

 

(二)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现代共享。民主、自由、法治、共享这些概念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早就埋下了种子,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如此。如果说英国人贡献了现代自由,美国人贡献了现代民主,那么中国人则贡献了现代共享。

回顾历史,我们就会发现英国从1015年,从《大宪章》开始就重新确定了自由的价值,而且把她推向全世界,自1665年英国光荣革命至今的三四百年,为人类文明史贡献了一个伟大的概念:现代自由。美国民主从1776年、1775年开始,一直到后来进入美国宪法,为人类文明史贡献了一个伟大的概念:现代民主。

中华文明,不论是孔子的天下大同,还是王阳明的共天下,还是孙中山的天下为公,亦或是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都强调社会共享。中华文明历数千年至今形成现代共享的概念,这必将是中华文明贡献给人类文明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现代共享将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概念。   

(三)共享文明是一个交响曲,要同频共振

交响曲有一个特点,你可以拉小提琴,我可以拉二胡,但我们必须是同一个调,或者是C调、D调、F调,而且还可能要变调,今天可能D调后天可能F调,这就需要我们从良心、人性的角度,从理性的角度,一起找到这个基调。我们不但要找到这个基调,我们还要善于引领变调。另外,交响乐要有指挥。指挥交响乐的人必须站得高一点,一般要搭一个小台子,如果是站在低处天天说自己的利益优先,那怎么指挥交响曲?我觉得只有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德制高点上才有可能指挥这样的交响曲。

  (四)《共享颂》

我后来写了首歌词叫《共享颂》:“回望历史长河,洞见人心深海,天下大同是不灭理想,东方圣人,西方先哲,早把共享的圣火点燃;伟大的地理大发现,地球被人类称为了世界,从此欲望插上了翅膀,竞争成为了时尚;工业大潮成就现代,科技革命主导发展,百年巨变的风云,再次改变人类发展的方向;文明互鉴,求同存异,百家和鸣,同频交响;让共享文明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灵光,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让共享之歌在寰宇飞扬”。

  这个本不是专门写的歌词,是我描叙的共享思想,作曲家陈越认为这首词已经打破了传统意义上歌词创作的框框,字里行间处处都流露出“思想在歌唱”的旋律,就给谱了曲。七月份要搞全球发布会。

 

共享文明与人类治理

  (一)太空治理

在共享文明状态下,人类治理不只是全球治理,还包括太空治理。太空治理不是三维,是N维了,我把她定位为人神共有,有序共享(其他星球也许有其他物种,暂且叫“神”吧)。

  (二)全球治理

全球治理要多极均衡,协同共享。马蔚华主席上次领我见基辛格,后来我把这个跟老头子讲,老头子还表扬我。在我看来,一极不好,两极最差,多极才可能均衡。现在的问题是多极已经形成,但均衡机制没有出现。协同的工作,我们天天在做,但共享的目标不清晰。

  (三)国家治理

政治上要讲民主4.0,这个是我在美国讲的。如果古希腊是讲民主,没有自由;这是1.0概念。中世纪英国更多讲个人自由,没有民主,这是2.0概念。独立战争以后,美国既讲民主又讲自由,这是3.0概念。但美国民主后来发现有问题,民主不一定能把最好的人选出来,但一定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能当选为总统。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是因为民主更多跟民粹联系在一起,只讲少数服从多数,但少数凭什么服从多数?也可能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上。民主4.0是升级版,是指在过往3.0基础上加个目标叫共享,再加上东方特别是中国几千年的政治协商智慧。民主4.0应为:共享+自由+民主+协商。

  经济方面要产权与享权结合。过去五千年只讲产权,现在还要讲享权,而且享权越来越重要。产权越清晰,人类社会越发展;享权越充分,人类社会越幸福。社会方面要官民共治。文化方面要多元融合共享。生态方面要科学的天人合一。

 

中国当代慈善者的历史使命

共享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强制性共享,一种是自愿共享。

慈善是自愿共享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当代慈善者的历史使命是建立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传承型、开放型、学习型一体的现代体制,为中国慈善、世界慈善、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2018910日,卢德之先生担任墨卡托中欧公益领导力伙伴项目主旨演讲嘉宾

 

接下来,我想谈谈关于慈善的几点个人认识:

(一)慈善与慈善者

第一,慈善的属性。慈善是实践自愿共享的重要形式。王阳明讲知行合一,但在共享实践方面,我历来强调知行果合一,把共享、慈善理念和自愿性的慈善实践和实践的结果统一起来。第二,慈善者的概念,参与慈善的人都叫慈善者。但慈善者称慈善家要有两个条件,第一个要有大情怀,第二个要能出钱。

慈善家还有三个作用,他们是从人性和德性的角度协同思想家从理性的角度出发的,共同为共享文明定基调,找到变调的方法并且为交响乐的指挥确立基准。善念无大小,慈善家有层次,有世界级的,有国家级,有省市县级的。

在座的都是慈善者,如慈善领导人、慈善家、慈善活动家、理论家、社会企业家、社会创新家、慈善职业工作者等等,依我的看法在中国称国家级的慈善家,出钱就应该在一亿元人民币以上。慈善职业工作者,应该是专业性、道德性相结合的好同志,仅仅想靠这样一个职业发财的人,最好不要进入这个领域。我还认为参与公益的慈善者,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要有情怀,如果没有情怀,我认为最好不要进来。

(二)慈善传承和创新的关系

中国是慈善历史很悠久、慈善资源很丰富的国家,我们要继承历史的精华,同时也要创新。创新是时代的灵魂,慈善既需要理念创新,也需要制度创新、机制创新和实践创新。但是,创新的同时不能忘记根本,牢记慈善应回归到本源,回归到德行,回归到常识,离开常识去创新是非常危险的。

(三)处理好本土化与国际化的关系

人性是有个性和类性的,每一个个性都生存在具体的国家和具体的文化之中,慈善的本土性其实就是尊重慈善的个性,但是慈善又属于人类共同追求的一种价值,它是有类性的,所以慈善必须走向国际化。我经常提的全世界所有慈善者联合起来就是从这个角度出发,富人联合起来可能穷人不好过,穷人联合起来可能大家都不好过,只有好人联合起来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国际化不能反对本土化,二者必须结合,找到适合的度。不能一讲国际化都是西方的。一讲本土化就排斥西方的,这都不对。这个度就是我们所追求的一种综合体。慈善要回归常识,回归本源,回归德性。

中华文明有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我们一定要总结传承好,但我们同时还需向外来文化学习,特别是向欧美学习。欧美现代慈善方面的经验和做法很值得学习,在这方面国际公益学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四)慈善与市场的关系

我赞成以市场的手段发展公益事业、慈善事业,但我反对慈善市场化。在市场经济时代,可以利用一切商业手段来做慈善,但是决不可以让公益市场化,用市场的手段做公益,没有错,但是如果离开了慈善的目标,或者把慈善当做商业的手段,就大错特错。慈善是目标,市场是手段。当年社会民主党强调市场经济,但绝不主张市场社会,何况是公益慈善?经济社会的确有一部分可以市场化,但是有很多东西,比如教育、医疗、慈善,这些东西是不能市场化的,需要国家财政出钱。慈善就是需要大家捐助。

 

人人都可以是慈善者,人人都应该参与慈善

过去改革开放40年,我们这些人,特别是坐在前排的人都参与了,我们做了我们的努力,展示了我们的风采。未来40年,确实需要靠大家,靠年轻一代。我相信在这块土地上,一定会产生世界级的为中国发展、为人类共享文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慈善家和慈善者。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当下是我们共同的。让我们面向未来,面向世界,一起为共享文明建设作出我们的贡献,谢谢!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