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中国慈善家加入捐赠誓言引领财富向善

:2019/06/12

到2019年5月底,中国内地已经有牛根生、董方军、游忠惠、刘道明这四位慈善家加入了比尔盖茨夫妇和巴菲特发起的捐赠誓言倡议。


与2010年两位倡议者在中国邀请慈善家参加聚会引起的“劝捐”风波相比,这个数字已经是明显进步。


但是,与中国近十年的财富规模和慈善氛围相比,这个数字还不足以体现中国财富向善的现状和趋势。更多的中国慈善家活跃在“捐赠誓言”之外,已经捐出或正在捐出规模惊人的财富。


根据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发布的《2018中国捐赠百杰分析报告》,从2011年到2018年,中国内地有557人入选榜单,他们累计捐赠1721.51亿元人民币(含承诺)。其中,捐赠额一亿元以上捐赠人共168位,捐赠十亿元以上捐赠人23位。


图1:百杰榜近八年捐赠总额及首善捐赠额
 

捐赠誓言倡议亿万富翁在有生之年或遗产中捐赠大半财产给慈善事业。随着私人财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中国高净值家庭已经主动将慈善纳入财富规划。而捐赠股票设立家族基金会或慈善信托,是比较受欢迎的方式。


牛根生是“股捐第一人”。他曾对媒体表示在2002年蒙牛上市之前就在考虑捐股的事情,但是1993版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发起人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三年内不得转让。公司董事、监事、经理应当向公司申报所持有的本公司的股份,并在任职期间内不得转让。”——这意味着时任蒙牛董事长兼总裁的牛根生并不具备捐股的法律条件。因此2005年1月17日蒙牛发布公告时,称牛根生将在有生之年把所有股份红利的51%捐赠给“老牛基金”(老牛基金会前身)。牛根生天年之后,其所持股份全部捐给“老牛基金”,牛妻和儿女每人只可领取不低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平均工资的月生活费。


最终,牛根生的捐股路径分为境内外两部分:在境内所拥有的股份按照2016年实施的新公司以每年25%的比例转入老牛基金账户,已于2010年捐赠完毕;境外股份则以设立信托的方式在2010年底转给Heng xin信托。


相对于牛根生家族专业且复杂的捐赠方案,曹德旺则用行动来推动中国内地股权捐赠制度的完善。2007年8月,他最早向福建省领导表达捐福耀股权成立慈善基金会的想法。2009年4月正式向民政部递交了股票捐赠申请书。但按《基金会管理条例》,他需要用到账货币资金而不是金融资产(股票)来作为基金会的原始资金。为此,民政部主管副部长带领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侨办、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证监会等单位组成联合调研组,专程向曹德旺了解捐赠意愿以及所面临的困难,探讨了以金融资产(股票)形式成立基金会的创新之处及解决路径。2010年财政部发布《关于企业公益性捐赠股权有关财务问题的通知》,规定经过合理程序审议的股权可以用于公益性捐赠。2011年5月,曹德旺正式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所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有限公司3亿股股票(市值35亿元)。


曹德旺的努力对推动中国股捐进程有重要意义,但是实践过程中又发现了新问题:按照当年法律,这笔股权捐赠视同销售,因而产生了7亿多元企业所得税。这一结果让有意捐赠的慈善家望而却步,也推动了股权捐赠税收制度的继续完善。2016年,慈善法通过后,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公益股权捐赠企业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这一文件的核心意义是,股权转让的价格核算从公允价改为成本价,这样企业捐赠人在捐赠环节就不用承担税负了。


近两年,随着慈善法及其配套政策的出台,慈善信托成为慈善事业的重要工具。2017年7月,广东何享健家族宣布了总额60亿元的捐赠计划,其中包括1亿股美的集团股票和20亿现金捐赠。其中20亿元现金用于设立“顺德社区慈善信托”(5亿元)、支持精准扶贫、教育、医疗、养老、创新 创业、文化传承及行业支持等业务,而1 亿股美的集团股票(市值 43亿元)将用于设立永续的慈善信托。


此次捐赠充分利用家族基金会、慈善信托等形式并鼓励公益创新创投,被评为当年的十大慈善热点事件,成为国内大额捐赠意向者的学习榜样。但是从宣布捐赠计划到现在,何氏捐股设立慈善信托的计划因税收政策未明晰还没有落地。为了让股权捐赠实际发挥作用,何家只能先将这些股权在这两年内产生的1.2亿和1.3亿元红利分配给和的慈善基金会,同时也在与各方伙伴努力,希望推动完善信托税收优惠制度。


今年新加入捐赠誓言的刘道明探索了类似宜家基金会的慈善架构。2016年7月,他和夫人王萍捐赠2000万元在湖北省民政厅注册湖北美好社区志愿者公益基金会,希望以社区为阵地发展以老年人为主体的志愿服务组织。2018年,他又捐赠1亿元拟在民政部注册“美好公益基金会”,并宣布将把自己70%的财产捐给基金会用于社区志愿者和农民再就业培训。或许是受到宜家基金会模式的启发,他决定将“美好公益基金会”作为顶层设计,架构于美好教育、美好生活、美好置业之上。当时,他的商业团队还因这一“费解”的思路专程拜访国际公益学院咨询。


董方军和游忠惠在2017年5月9日作为国际公益学院GPL学员与比尔•盖茨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总部会见时决定加入“捐赠誓言”。在这之前,董方军已经长期践行公益,20多年来先后组织开展公益活动近200余场次,募集善款和物资折款近两亿元,受惠群众及残疾人20多万人次。并于2016年1月发起东方君公益基金会,在关爱英烈,救灾扶贫、传统文化复兴、教育扶持及和谐社会建设等领域开展公益项目。


游忠惠多年来也一直在低调行善。她除了担任深圳市海云天投资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拓维信息董事、海云天科技董事长,也担任广东省政协委员、深圳市政协常委、民革深圳市委副主委等职务,经常与民革中央的一些老领导翻山越岭地探访贵州毕节的贫困山区,与当地帮扶对象交流。


她曾表示,加入“捐赠誓言”关乎个人诚信与社会品牌,也关乎中国慈善家的国际形象,“捐出一半的财富用作慈善”不是普通的做好事、帮助人那么简单。她的原则是,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会把它做好、做到位。否则,她丢不起这个人。


相较于三位“新面孔”,牛根生家族探索的“家族慈善”模式已经初具影响力。在其家族慈善框架中,老牛基金会以“教育立民族之本、环境立生存之本、公益立社会之本”为理念,截至2018年底已经与170家机构与组织合作开展了236个公益慈善项目,遍及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及美国、加拿大、法国、丹麦、尼泊尔、非洲等地,公益支出总额14.3亿元。而老牛兄妹公益基金会则以二代为主导,资助方向主要包括青年创业、儿童关爱、家族慈善的研究与倡导,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参与了不少有创新和影响力的项目。


这个典范的形成,凝聚了牛根生家人和专业团队15年的投入和探索。


创造财富、回报社会、解决问题、实现美好生活,这个貌似顺理成章的进程比想象的要复杂很多。这是一个关于社会运作机制设计和资源配置的系统变革,不仅需要慈善家的高瞻远瞩和慷慨奉献,也需要社会系统的与时俱进、需要慈善伙伴的理解支持。所幸的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下,我们越来越认同“独行快众行远”。每个人都是慈善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要素,富人可以分享财富资源成为善财典范,普通人也可以奉献爱心、知识、智慧和时间,成为热心公共事务、尽职尽责、积极创变的榜样。


(本文作者程芬。感谢王振耀、魏璞祯、郭素、汪跃云、黄浠鸣、葛均泊提供相关信息和修改意见)


参考资料:
1. 盖茨基金会公众号,《两名中国慈善家加入捐赠誓言,承诺捐出半数以上财富》,2019年5月29日
2. 傅昌波、魏璞祯等,《2018中国捐赠百杰分析报告》,深圳国际公益学院,2019年2月
3. 程芬,“中国股捐第一人”牛根生到底捐了多少钱?,公益时报,2008年5月
4. 刘兴,《牛根生当年“裸捐”到底捐了多少》,公益时报,2019年5月27日
5.刘兴,《曹德旺当年一诺惊动数部委,他怎样捐出价值35亿股票》,公益时报,2019年5月29日
6.袁治军,《刘道明:“船长”归来》,中国慈善家,2019年2月
7. 胡思忆,《与比尔•盖茨一起改变世界:董方军的“捐赠誓言”之路》,公益时报,2017年5月31日
8. 文梅,《游忠惠:“捐赠誓言”若不兑现,丢人》,公益时报,2017年7月4日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