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傅昌波:慈善是家族传承的必选项

:2018/10/09

9月19日,首届顺德社会价值投资论坛暨2018年顺德双创公益金融战略合作发布会在佛山顺德举行。

本活动由顺德创新创业公益基金会主办,国际公益学院、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顺德区慈善组织联合会、顺德青年企业家(青商)协会、顺德区社会创新中心共同协办。

改革开放40年来,顺德家族企业快速发展,成为了顺德经济重要力量之一。如今,这些家族企业、资本正迎来交接高峰期。如何以一种恰当的模式实现财富传承,成为顺德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命题。

本次论坛,顺德一代、二代企业家与海内外研究机构、学者共同探讨传承的新路径,“新价值 新范式”在这里交流碰撞。

国际公益学院助理院长兼家族传承中心总监、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傅昌波在会上作了“善财传承和公益金融发展趋势”的演讲。

傅昌波助理院长在国际公益学院开设“家族传承与战略慈善”“家族传承与社会创新”“善财传承与影响力投资”“洛克菲勒家族传承的道与术”等课程;曾主持研发《全球慈善家族百杰报告(2016)》《全球慈善界可持续发展行动报告》《中国捐赠百杰榜(2017)》《中国亿元捐赠与战略慈善报告》《捐赠者服务基金(DAF)模式比较研究》等。



“公益慈善的介入可以让一代和二代的价值观、思维达成一致,减少传承的困难,并成为超高净值人群的必选项。”


家族传承的挑战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也产生了一批巨富的人群,但这40年的高速发展,这批财富人群正面临着家族传承的挑战。根据一些权威机构发布的报告数据表示,80%的企业管理决策权仍掌握在创一代手中,约70%的超高净值企业家将在3年内将家族传承提上日程,愿意接班的年轻一代仅占调查样本的40%,有15%明确表示不愿接班,另有45%对于接班态度尚不明朗。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有一大部分的二代处于困惑当中,是否要接班,是否要加入家族的事业?


新传承与新商业

面对家族传承的挑战,我们该转变思路,有新传承、新商业和新慈善。分析一下中国家族传承“难”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宗教哲学层面准备不足,一些优秀传统文化还在修复当中。

其次是财富向善基础设施薄弱,这里包括财富的法律保护、金融规范、捐赠制度体系、工具短缺等。财富法律保护的信心在人们的心中仍然没有建立起来,而且中国虽然在2016年颁布了《慈善法》,但是我们整个税收的优惠政策,以及政策的便利化程度、配套的细则都仍未完善。

第三是家族人力资本严重短缺,全国独生子女2015年1.76亿,2020将达到2亿,现在很多企业家、慈善家都正面临着后继乏人的问题。如何破解家族传承的挑战,我们可以先看看洛克菲勒家族是怎么做的。洛克菲勒家族是历史上第一个财富超过10亿美金的家族,1913年家族财富已经超过了10亿美金,这相当于现在的6000亿美金。

老约翰·洛克菲勒与小约翰·洛克菲勒

但是创始人老洛克菲勒,他并不是有钱了才捐赠,他挣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就捐赠了,从捐出5美元开始,他个人一生捐赠总额达5亿多美元。160年以来,洛克菲勒家族累计在慈善事业上投入超1500亿美元,共创造了75个公益基金会,通过慈善活动所建立的全球朋友圈,遍布了宗教、教育、医疗、金融社会科学、环境保护、人文艺术、经济发展、人口控制、国际关系、国际慈善等多个领域。


1921年建成的北京协和医学院,曾接受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捐赠累计达5000万美元。另外,洛克菲勒家族还帮助华尔街重建;以1美元的低价卖地给联合国 , 作为联合国总部安家立身之地;捐建芝加哥大学,该大学在一百多年来诞生了9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作为一个传承多年的财富家族,家族慈善便是洛克菲勒家族永续传承的关键。

慈善,对于家族传承的意义是什么呢?从自利的角度出发,慈善可以帮助家族“传人”,慈善作为人与人之间的价值纽带、沟通桥梁,可以帮助家族成员建立脱离财富的身份认知,促进一代和二代之间的和谐。“传财”,防止家族财富被短期内挥霍一空;“传业”,训练子女领导力、财务能力、社交能力;“传社”,塑造家族长久的良好形象、积累社会资本;“传文”,让家族成员追求真善美,助力由富到贵,保持人性和想象力。

所以,对于家族传承而言,公益慈善是必选项,不是可选项,这在西方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已经证明了,它不仅是财富传承,更是财善同传。


商业向善的趋势

我们以前以为慈善就是赈灾扶贫助教,但现在整个科教文卫体艺术,包括前年陈天桥先生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用于建立脑科学研究院,这些都是可纳入慈善的范畴。

那么家族传承可以通过哪些路径、模式发展慈善事业,实现善财传承呢?下面我们可以看看目前全球几种新的路径。

首先是家族/慈善信托。把家族企业和家族的资产都放在信托的架构里,可以系统地安排家族事业、家族财富的传承,以及家族精神、家族慈善的传承。李嘉诚的信托便是华人在世传承的典范,通过信托的布局,使得家族财富、企业资产及家族慈善得到了很好的传承。

还有就是牛根生先生,他被称为中国裸捐第一人,他在国内的资产捐给了老牛基金会,境外的资产做了家族信托,受益人里包括有他的家人和其他慈善组织。

第二种模式是近几年来在美国和加拿大发展最快的——捐赠者服务基金(Donor Advised Fund,简称DAF)。它的好处在于能够让捐赠人在资金的投资方向(未使用之前),以及资金的最终用途、资助什么领域,可以拥有巨大的建议权,约等于使用权。这种模式的秘密就在于它把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捐赠人捐赠以后可以得到税收豁免的一部分优惠,但同时拥有巨大的建议权。目前,深圳已经注册了中国第一家该运作模式的基金会。

DAF运作模式

社会影响力投资是正在全球兴起的善财实现方式。(影响力投资是面向公司、组织、基金等机构的投资行为,以期在创造社会及环境影响力的同时,获得相应的财务回报。影响力投资可以发生在新兴或者成熟市场,根据具体的情况,它可以旨在实现低于或等于市场回报率的财务回报。)

区别于传统的投资和传统的慈善,影响力投资一开始就奔着要解决社会问题的目的来做,但同时又要确保这个投资能形成商业的闭环。

社会影响力光谱示例

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早在2007年便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提出来,到目前为止也就是11年的时间。现在我们讲的影响力投资则更加宽泛,包括社区金融机构、专门用途基金、小额信贷项目、影响力投资基金、股东权益运动、直接投资和社会影响力债券等类型。据统计,直到2014年,全球影响力投资公益基金已有300余家,年均增速突破 20%。洛克菲勒基金会、奥米迪亚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彭博慈善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都先后涉足这一领域。主力投资银行,如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和美国美林银行也已投资于社会影响力债券;瑞士银行(UBS)发起了发展型影响力债券;世界最大的投资管理集团贝莱德集团(BlackRock)开始开发影响力投资产品;摩根士丹利则创建了“影响力投资平台(GIIN)”。

根据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 (2018年)的影响力投资者调研报告显示:影响力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能源、小额信贷、住房。而在美国,影响力投资现在已经被主流投资市场认可,虽然还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但发展潜力巨大。

在中国,影响力投资也逐步在行动。去年,深圳福田区已经通过审议,打造社会影响力投资高地。

我认为影响力投资最终的呈现形态还是社会企业,这里我分享两个案例。


一个是深圳喜憨儿洗车中心,它解决了心智障碍者的就业问题,让他们由社会资源的消耗者蜕变成社会服务的提供者,并帮助他们融入社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另一个案例是台湾“天空的院子”民宿,这是台湾最美的民宿,由一栋荒废的古宅修建而成,并把周边老百姓的食材和生产的产品都纳入到它的销售体系,最后让一个地震以后非常穷的山镇变成了台湾青年创新创业的圣地。

综上所述,善财传承在全球已有许多创新的模式值得我们去参考、探索,家族可以借助慈善的力量,完成财富、价值观的传承。

最后,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推动善财传承,拥抱立业为善新时代。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