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厕所设计与校园厕所教育专题课”圆满结课_新闻_新闻/活动_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公共厕所设计与校园厕所教育专题课”圆满结课

:2018/07/19


7月14日到15日,由国际公益学院厕所文化研究中心、世界厕所组织、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公厕建设管理专委会共同发起的厕所创新管理赋能计划(TIME)系列课程之一“公共厕所设计与校园厕所教育专题课”在国际公益学院举行。




开始报道前,学院的厕所出镜一下。虽然学院的厕所已经向着性别友善、无障碍的美好方向迈进,

但是还有很多地方的厕所,是这样的?


日本厕所设计与厕所教育领域的资深专家小林纯子、村上八千世,以及研究水与环境卫生的中国导师杨振波,为来自政府、学界、企业界、公益领域以及媒体的学员授课。中日两国导师围绕公共厕所设计、校园厕所教育与厕所文化营造等话题,与学员展开了为期两天的深度交流。 

第一天 

观察日本公共厕所设计


14日上午,国际公益学院厕所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江涛主持了本期课程的开班仪式,国际公益学院助理院长傅昌波致欢迎辞。傅昌波助理院长介绍了设计本次课程的背景,指出我国虽然物质文明已经高度发展,但是人性化的服务还很匮乏,厕所就是一个表现。

"

非常希望这两天的课程能够在各位心中种下一棵种子,也通过各位来进一步的传播,我们这一次的学院有来自政府的,有NGO有媒体,还有学者,所以这样一个学员的队伍使这个结构非常好,当然我非常希望福田区政府城管部门的领导我们希望这个班在福田落地,能够把这样先进的理念推广到我们的社区,推广到我们的学校,推广到医院,推广到公共场所。能够把厕所革命变成一个真正地行动的革命。——国际公益学院 助理院长傅昌波

                    "

授课环节,日本厕所协会副会长、贡多拉设计事务所Gondola Architects Inc.(东京)负责人小林纯子女士为学员介绍了日本的公共厕所设计。


小林纯子作为女性设计师,在设计公共厕所和学校厕所时,非常重视女性与儿童的需要,被誉为“东亚厕所革命的首要推动者”。截止2017年底,经小林纯子之手在日本全国设计、改修的厕所高达300所以上。


小林纯子介绍,日本厕所并非一直如现在这么干净舒适。上世纪80年代以前,日本的公共厕所也非常糟糕,那时公厕被认为是4K(肮脏、恶臭、阴暗、恐怖)。


1985年后,日本积极改善公共厕所,这与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有关系,如大量女性走出家庭,走向社会,她们对商业设施的厕所产生新要求。日本老龄化加剧是另一个大背景,这推动了公共厕所面向老年人及残疾人的无障碍设计。此外,80年代之后,日本社会不再只关注城市是否配备公厕,而是开始从舒适性角度重新审视公厕设备,这些因素都推动了日本公共厕所的改革。小林纯子表示,日本用了30多年将本国厕所变得干净舒适。当前中国集中开展厕所革命,可能只需要用更短的时间,就能改善整个社会的厕所环境。



在具体介绍日本公共厕所设计环节,小林纯子老师详细说明了设计中要遵循的多方面原则,比如要建造什么样的厕所,既要考虑使用者、管理者的需要,也要考虑清洁者的需要。也要充分考虑公共厕所的基本元素,包括建筑材料、空间、通风、色彩,功能便利等。化妆、打扮、休息等附加实用功能、无障碍设计与清洁便利等,也要在设计过程中充分考虑。


小林纯子用大量案例分类介绍了日本商业设施、公园、交通枢纽、幼儿园及学校、住宅等场景的厕所设计,为学员理解和学习日本厕所提供了大量的借鉴经验。课后,学员们分组讨论了火车站、胡同、景区、高校,以及带婴幼儿等五种场景下,公共厕所的设计解决方案,并分享了各自的方案和理念。


从来只想着如何买栋房,方便地看海,

从来没有想过还能边方便边看海?

考虑到不同人群需求的多功能厕所

"

关于公共厕所的设计和维护管理的礼仪,厕所有各种各样的厕所,大家可能想要改革的改造的是公共厕所,所谓我们先定义什么叫公共?是不特定多数的人在外出的时候在公共期间可以利用的公共厕所。

日本情况是2000年的时候,有一个法律开始实施,给老年和残疾人要求要他们能够在街道里,在城市里通过通行使用,比如说上厕所。这个法律才大约实施了18年,也不是很长时间,在2020年的时候日本要举办奥运会要更加推进这个法律的实施。


——日本厕所协会副会长、贡多拉设计事务所Gondola Architects Inc.(东京)负责人小林纯子"



第二天

探讨校园厕所教育与厕所文化



15日上午,Actware研究所负责人、日本厕所协会运营委员村上八千世女士为学员授课。她首先介绍了日本的托儿所、幼儿园的如厕环境案例,指出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厕所不干净、不适合孩子使用、空间设置不合理等。她认为,幼儿园厕所环境的改善对儿童心理和行为有着重要的影响。




关于儿童排泄教育,村上八千世介绍,她在日本发现小学生是最容易对上厕所感到害羞的群体,而到了初中,尽管还有学生害羞,但是人数已经锐减。小学生对上厕所感到害羞,往往是因为害怕同学开玩笑。因此,应当对这个阶段的孩子进行排泄的教育,否则将不利于孩子身心的健康发育。


村上八千世同时也是连环画作家,她在日本出版了多部作品,这些作品深受日本小学和保育所的欢迎。这些作品通过形象幽默的绘画,教给孩子检查大便,告诉孩子憋便不利于身体健康,从而让孩子光明正大地谈论排泄。


中文版已经出版(文末有礼)

村上老师的作品

不用专门换拖鞋进厕所的木地板、

考虑到儿童心理的可以钻进厕所的小门都很可爱哇

"

在日本母亲当孩子们大便的时候会夸奖孩子,你非常厉害,你非常地努力,她会不遗余力地去表扬这个孩子,然后我昨天问了问好像中国不怎么夸奖,日本的母亲会夸奖孩子的。所以孩子们通过排泄行为会产生一种自我肯定,通过别人肯定自己,然后他会对自己也有一种肯定,然后这方面会产生一些身体上的发育。

——Actware研究所负责人、日本厕所协会运营委员村上八千世

"



下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代表处水与环境卫生项目专家杨振波博士为学员带来“改变厕所观念、规范与行为”主题分享。他提出问题让学员思考,即现在中国的厕所革命的瓶颈在什么地方?学员讨论后得出结果,即瓶颈在社会观念和文化,因为观念文化落后而导致社会对厕所问题不重视。



"

现在水质数据没有,不是国家没有,而是我们拿不到,所以我们很难对数据评估,中国没有基线,个人卫生也没有基线,我们没有做过任何调查,粪便处理的数据我们也缺乏,所以这个方面我们很难做出一些评估,肥皂洗手也没有。

新中国的厕所革命实际上就是1952年成立中央爱国运动委员会,给中央爱委会这十二项任务当中有第四项保护保护水源、加强自来水管理。第五项保持室内外以及厕所的清洁。所以这个大家可能有印象,后来在六七十年代“两管五改”,两管就是“管水、管粪”,五改其中有两改就是“改水、改厕。后来中国的厕所革命其实跟联合国的水与环境卫生议程结合到一起了,所以1981年加入了联合国的饮水与环境卫生10年,我们接受国际援助。2017年政府再次批示厕所革命,这个时候厕所革命在全国铺开了,你看报纸、媒体大家都在报,各地开始行动起来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代表处水与环境卫生项目专家杨振波博士

"


他认为,所谓厕所革命,就是要革落后文化、观念、规范和行为的命。他还指出,既然文化是一个重要问题,那么让教育引领厕所革命就应该成为潮流,比如首先改建教育系统内部的厕所,统一学校厕所的建设标准等。在讨论水、厕所与环境卫生话题环节,杨振波博士与学员开展了多个游戏互动任务,如探讨怎样切断疾病传播途径等。学员们激烈探讨,分享每组成果,现场气氛十分活跃。

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发表了结课致辞,并为学员颁发了结业证书。他希望学员能从这两天课程中有所收获,成为改变中国厕所现状的中坚力量。王振耀高度评价了这次课程,表示中国应该积极学习日本厕所领域这些经验。他认为,中国现阶段厕所革命推进过程中,国家倡导力度很大,但是社会、市场反应不够,推进不扎实,说明公众对厕所问题还缺乏共识。中国也需要日本那样的学者、学校和社会力量来不断倡导厕所文明,从而与政府共同推进厕所革命和厕所文化的营造。

"

我听完刚才几个组的分享,其实你知道我的感觉是,这大概是在中华文明的历史上不仅是现在,是在几千年的历史上你们这二十多号人是不是第一次这么高端地研究了厕所问题。你们在这里可以是创造历史,引领历史。

我们有这么多智慧,我听了大家的智慧想了很多很多,这个时候我要特别说的是感谢的话,这是日本厕所协会特别是以小林会长为代表的,包括村上老师、加藤老师一行来设计课程、杨博士这几天共同的努力,当然也包括我们学院团队,在这里作为学院院长对大家表示深深的感谢和致敬,不要忘记今天。——国际公益学院、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