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EMP校友丨张帆:本地力量起来了,乡村教育才有希望

:2018/05/22

张帆

国际公益学院EMP2016年春季班(五期)、2017年度ELP学员

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的名气不大,成立于2008年。2013年,一份收录了全国4000多家教育公益组织的名录里,竟然找不到它的名字。


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张帆一方面承认,最初几年他们只顾埋头苦干,太局限;另一方面,他也坚持做教育公益必需扎根,“根深才能叶茂”,要先在一个地方把渠道做顺畅。


见到张帆是在弘慧北京办公室,这里其实是他创办的投资机构——源慧资本的办公室。张帆穿一件普通格子衬衫,说话不紧不慢,条理清晰。


弘慧的项目至今还没有走出湖南,张帆预计未来在第二个省份落地还需要三到五年。“如果做商业,我一定在全国布几个点;但回到教育本身,走得太快可能无法保证质量,甚至会偏离初心。”他说。


近年来随着追求规模化等商业思潮对公益行业的影响,张帆十分警惕公益机构创始人难以抵住诱惑,“好的教育一定是本地化的”。弘慧正在湖南各地的乡村中学探索一套体系:依靠本校师生的力量及他们连接的资源,实现乡村教育自我造血。


就像美国乡村的中学,今天你走在校园里,仍然能看到一两百年前校友留下的痕迹。这些探索成熟后,很有可能是校友基金会的雏形。



重建传承


张帆曾去美国的乡村中学考察。那里的学校有一两百年历史。有的建筑是建校之初落成,今天仍然完好地保留。还有许多硬件设施来自几十年甚至一两百年前校友的捐赠。


中国也重视文化传统,却在学校这块圣地,把传承切断了。


张帆想起了自己的家乡。他来自湖南沅陵,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每年考上大学人数虽然不如经济发达地区,但多年下来,在各行各业有所作为的人大有人在。


“为什么家乡依然贫困落后?”


这是他致力于寻找症结和改变的。张帆现在认为,阻碍乡村教育发展的首要原因不是缺钱,而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校长老师、学生及家长的观念。“比如很多乡村教师认为,我留在乡村当老师是因为我本事不够,如果我有本事一定要调进县城。”


“都是这样自暴自弃。只有本地教育力量起来了,乡村教育才有希望。”张帆说。


目前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的公益项目分为“筑梦计划”和“弘道计划”两大体系,每个体系下包含多个子项目。


筑梦计划通过经济扶助和心灵关怀两大维度,陪伴乡村学生成长。除了奖助学金,“乡村训练营”引导初中学生认知乡土自然,建立对家乡的热爱;“挚友夏令营”面向即将升入高中的学生,通过社区探索等课程,帮助学生进一步适应从乡村到县城的环境的变化;“城市实践营”的营员是高中生,他们分组对城市某一主题进行探究;“公益成长营”组织高三毕业生在一线城市开展为期一周的夏令营,启发他们对于教育、公益及社会的认知。


据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统计,提供营地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超过一半是弘慧资助过的学生。


2012年,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弘慧学子联合会,截至2017年年底共有536名会员。他们都是走出大山的弘慧大学生,现在自己组织了一系列联络交流和反哺家乡的活动。


弘道计划则关注“教育者”的发展,2017年度,弘道计划开展了乡村校长美国游学、优秀乡村教师激励等项目,直接受益教师达到1101人次。

“乡村校长美国游学”项目


“这一系列项目的探索形成了一个闭环,很多工作都是通过弘慧学子运转起来的。”张帆说,除了当志愿者,还有弘慧学子回到家乡当老师,2名学子进入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工作。


“乡村学校出几名大学生,他们回到母校很有示范作用。”张帆说。


农民的儿子


1969年,张帆出生于湖南沅陵的大山深处。1984年,他考入了县城一所普通高中。


当时那所高中每年有十几名学生能考上大专。入学后头几个月,张帆很努力,考试成绩在年级的排名只有一百五十多名。“我看不到希望,我的路走不下去了。”张帆回忆。


那年冬天,他气管炎咳嗽得厉害,于是休学回家。张帆抓住在田间干农活的缝隙时间看书。休学半年后,他决定回到乡里的初中,重新读初三参加中考。


“1985下半年开始,我的学习好像突然开窍了。1986我考上了县城最好的高中沅陵一中,三年后考入清华大学。经历些挫折打击,对我们最贫苦孩子来说也是需要的。”张帆说。如今他经常向弘慧学子讲述自己这段经历,“一个人最可怕的事莫过于觉得自己没希望。”


2000年研究生毕业后,张帆进入清华创投工作。2001年,他出资6万元,又联合几名同学共凑了8万元,在母校沅陵一中设立了“赢帆奖学金”,每年资助4~5名优秀贫困生。“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是农民的儿子,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地走出大山。”


2008年,张帆投资的一个商业项目成功上市,为清华创投创造了近5亿元利润,他由此获得1000万元奖金。他拿出其中300万元,注册成立了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


张帆认为,今天的社会早已不是过去那种割裂封闭的状态,每个人都是互联互通的,社会的美好程度一定是由社会的底层来决定。当一个带着草根基因的人走入精英圈子中,应当有同理心,“把底层托起来。”


2010年,张帆创办了源慧资本。头几年他关注医疗、文化、新材料等领域,2015年后,他的投资领域渐渐转向教育,很多时候是以个人名义投资。“如何解决教育问题,公益、商业都有施展的空间,两者在不同点发力,殊途同归。”他说。


张帆也把做投资的思维运用到公益中,为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配置长期资产。


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以来,每年项目学校、受助生人数都有所增加,新项目也在不断推出,每年支出增长在30%左右。2013年张帆意识到,如果未来基金会收入只靠筹款,压力会比较大。


他和另一名弘慧发起人定向捐本金设立弘慧成长基金,计划共捐赠3000万元,用于基金会的长期投资。投资收益一半用于开展基金会公益项目,另一半则继续投资。


截至目前,弘慧成长基金已配置了22个商业项目,对外投资总额达到2400万元。

张帆在弘慧项目区走访


在张帆的设计中,每个商业项目配置资金最多不超过200万,而且企业家必须保证本金安全,对本金承担连带责任。“分散配置,一方面不想给企业家太大压力,对企业家本人来说也是承担了一份社会责任。”


张帆说,弘慧成长基金最大的价值不是收益,而是连接了一批企业家,彼此形成共同成长的陪伴体系。弘慧成长基金连接的企业中,80%已成为弘慧的公益伙伴。“这些企业都是创业公司,将来做大后可能会有更大的公益诉求。”


适合乡村孩子的教育


2010年以前,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没有一名全职工作人员。


当时张帆觉得每一分钱都应该花到孩子身上,靠几名理事和志愿者就能维持基金会日常运作。他们盯着项目具体落实,却很少思考基金会战略、筹款、传播等宏观层面的问题。


弘慧发展很快遇到问题。2010年,张帆开始招全职工作人员,建立信息管理系统和项目评估体系,完成从个人公益向组织公益的转变。


“又埋头做了几年后,我有一种强烈的需要学习交流、打开眼界的内在需求。”张帆说。2015年国际公益学院成立后,他一直关注学院动态。他感兴趣的是,这是一家专门培养公益慈善管理人才的学院,学员是因为共同的社会价值观、而不是商业诉求走到一起。


张帆报名入读了国际慈善管理EMP2016春季班。“学院的课程教给我用国际视野去分析一些问题。我还遇到很多优秀的老师和同学,如果没有这些连接,这个社会的生态有的地方我是看不到的。”他说。


在他看来,与商业上的MBA班不同,EMP班更加注重使命和价值观,这是公益的内核,也是EMP的价值所在,“大家因为灵魂相通才聚集到这儿。”

 

如今,张帆一面做投资,一面做公益,已构建了一个商业、公益相互促进的小生态。商业上资金的支持对公益机构来说是基础,他也把商业上的创新运用到公益中,还连接了一大批热衷公益的企业和企业家。


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的核心理念曾改过一个字,由“弘道致远,慧智育才”改成“慧智育人”。当时张帆已经认识到,弘慧本质上是一家教育机构。教育就要以人为本,对乡村学校来说,就是创造出适合乡村孩子的教育。


他至今记得,小时候走山路,荒山野岭,一个人胆儿小,很多时候反而是在跑。他擅长长跑,至今仍保持锻炼的习惯。


张帆把自己的成功归因于时代发展的机遇和自己的韧劲。


2000年进入清华创投时,VC特别热。两三年后,资本寒潮袭来,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很多专业人士离开了VC领域。但张帆坚信,VC是有社会价值的。“你陪伴的是有梦想的年轻人,你帮助他们成为未来的企业家,当然能创造价值。”他在清华创投期间投资的几个项目,也奠定了他的职业基础。


“我的韧劲、吃苦耐劳能力、长跑能力、干农活的能力……这些都是农村赋予我的。如果我自小生活在城市,这方面能力可能会相对不足。”他说。


现在很多农村学生的父母、爷爷奶奶认为,只要孩子学习成绩好,其他什么活都不用干。在张帆看来,这种教育观是以城市为中心。真正好的乡村教育,应该回到它的本源,绝不是简单复制城市教育。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