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P慈善管理高级领导人项目第四天学习日志:"没有学生的大学"_新闻_新闻/活动_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首页>新闻/活动>新闻>正文
ELP慈善管理高级领导人项目第四天学习日志:"没有学生的大学"

:2018/03/22

慈善管理高级领导人项目第四天的学习内容是参访具有百余年历史的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和国会大厦,理解美国智库在公共政策方面发挥的作用。


上午,ELP二期学员40人和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老师来到布鲁金斯学会,由高级研究员Tony Pipa先生接待。他是贫困问题的专家,研究方向是SDG(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推进、创新金融模式等。和很多美国智库研究者一样,他也是一个跨界人,有政府和慈善领域的工作背景。他曾在奥马巴政府担任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首席策略官,也是北卡罗来纳州的华纳基金会的首位执行理事。

ELP学员在布鲁金斯学会进行交流


Tony先生介绍了布鲁金斯学会的基本情况。布鲁金斯学会是全美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号称“没有学生的大学”,使命是通过开展基于事实和数据的深度研究,致力于为地方、美国全国和全球面临的社会问题提供政策方案。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范围比较广泛,包括五大方面:经济研究、政府治理研究、大城市政策项目、外交政策、全球经济与发展。学会具有一支高水准的研究员团队,其中不少都曾是政府官员或者企业、非营利领域的高管和专业人士。


布鲁金斯学会总结自己具有三大特点:高质量、独立性、影响力。Tony先生一再强调布鲁金斯学会基于数据和事实做研究的原则,这种严谨审慎的研究态度加上高水准的研究员是产出高质量的研究报告的保障。独立性表现在研究员在研究课题的选择上有很强的自主性,研究员自身的独立客观,以及布鲁金斯学会作为一个组织为研究员创造一个包容的环境充分尊重和保护学术自由。学会有专门的关于独立性的制度,公布在官方网站上。在一个对全美智库的政治倾向评分的活动中,布鲁金斯学会得分53分(0-100分,0代表最保守,100代表最自由),说明了它相对中立的立场。布鲁金斯学会在美国和国际上有很强的影响力,一方面是由于其百余年的品牌积淀,另一方面他们非常注重和善于传播,例如定期给媒体提供政策简报,开设博客发表观点并和网友互动,出版书籍,在网上发布研究报告,举办闭门会议和决策者交流等等。


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Tony Pipa


Tony先生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学会的影响力。其中一个就是拟定二战后美国政府实施的“马歇尔计划”的执行方案。当时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执行马歇尔计划上有意见分歧,受国会委托,布鲁金斯学会组织20多名专家用6周时间完成了一份建议方案,直接推动了马歇尔计划的落地实施。另一个例子是通过组织全球部长级以上的高端对话讨论,为联合国制定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建议。在美国国内政策和立法方面,布鲁金斯学会通过和国会议员的沟通互动,进行倡导。


布鲁金斯学会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资金来源多元,这也是实现独立性的一个重要条件。一楼大厅墙上有一块牌子,感谢为他们提供资金的众多捐赠方,包括基金会、个人、家族、企业,例如福特基金会、麦克阿瑟基金会、ELP奖学金的捐赠人Ray Dalio。


布鲁金斯学会捐赠名录


另外,布鲁金斯学会每年的Fellowship program奖学金计划,带动更多学者,甚至更年轻的学者加入学会。这也是加强对人才投资的一个具远见的方式。


在谈到为什么慈善组织需要和智库合作时,Tony先生用他在华纳基金会的工作经验举例说明了基金会等慈善组织需要在客观科学的对数据和事实的分析的基础上制定战略和项目策略,另外如果希望扩大项目的效果和影响力就必须影响政策,影响政策正是智库的优势。不过,对影响政策的成效往往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也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需要耐心。


在交流环节,ELP同学们踊跃提问,互动活跃。提问的焦点集中在研究的质量、独立性、影响力等方面,其中关于以数据为基础的研究是否会导致过度数据化的问题对国内公益行业很有警醒作用。Tony先生指出美国过去几年来,“数据慈善“(data philanthropy)是慈善发展的趋势之一。这既有积极的一面,受到很多资助方的欢迎,但也有其”危险“的一面,即过度重视细节的数据而忽视了全局、价值观或长远影响。比如,政策倡导类的项目,其成效的显现需要时间,有时甚至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资助方用严苛的数字化评估来决定是否资助或如何执行项目就会错失一些有巨大公共价值和巨大潜力的机会,也可能会导致治标不治本。联想到这两年,一些国内公益组织唯筹款额为KPI而引发的一些不规范做法,很令人深思。Tony先生说”数据不仅仅是数字,还是故事和表达(stories and narratives)“。


学员与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Tony Pipa进行交流


下午,学员们到国会大厦,Philip Sharp议员陪同大家参观,并给大家介绍了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他从“水门事件”后开始在政界活跃,担任国会议员已有20多年。他也是气候变化领域的专家,在Georgetown大学教气候变化的课程。


学员与议员Philip Sharp交流



议员Philip Sharp介绍国会大厦


国会山前学员合影



校友感言:

马丽波2018年度ELP学员 京东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参观布鲁金斯智库——全世界最好的智库没有之一,让我对号称为“没有学生的大学”这样的组织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作为知名且对国家政策有着巨大影响力的智库,它在研究成果的质量、独立性和影响力方面着力打造并创造着平衡。尤其是独立性方面,强调以数据的严谨分析为基础,同一个话题不同背景的研究人员开展不同视角、开诚布公的讨论,这样才能够经受得起外部的批评,以及保证尽可能的客观。另外 具体到像扶贫问题解决的视角,也比较全面,不仅仅关注与可以用数字衡量的指标,像人均收入等;另外还要关注不能用数字衡量的但是非常重要的指标,例如选择权——由于贫穷,孩子上学还是留在家里种田只能选择其一,还有居民的幸福感,社区生活的安全感等。智库的存在,像一面镜子,照应普通大众的行为、工商企业的发展,为决策提供依据和独特视角。


游劢 国际公益学院EMP2017年春季(七期)、2018年度ELP学员、福建省恒申慈善基金会秘书长


布鲁斯金学会能成为世界影响力最大的智库,不仅是其悠久的历史,更重要的在于整个机构上下对其“以数据事实为依据”原则的高度统一,并始终坚持“恪守无党派的中立立场”的理念,使其机构在近百年种类繁杂的研究中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不断产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造就高素质的研究团队。结合我国公益组织,团队只有明确机构使命,才能产生强大内驱力;只有恪守机构原则、坚守“底线”,才能经受“诱惑”屹立长林。


关心怡 国际公益学院EMP2013年秋季(首期)、2018年度ELP学员、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秘书长


在与布鲁斯金学会研究者的对话交流中,深入了解独立智库对国家政策与公共福利的重要性。学者们聚焦他们的专业知识对问题深入研究和用质量(quality)和独立(independence)的数据去影响(impact)这世界。期待国内能有更多具影响力和独立运营的智库去改变中国!在思考基金会进行公益项目中,我们能否用更多科学的数据与评估,或者有更多学者的研究工作来支持?有时候,在缺乏基金时,我们往往忽略了这个关键环节。



程雯 国际公益学院EMP2014年秋季(三期)、2018年度ELP学员、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理事长

在与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Tony Pipa的交流中,有一个问题也发人深思:这种基于历史数据的研究报告,是否过于理性和实用主义,它又如何在价值观层面发生作用?事实不是总可以量化的,它生成的不止是数据,也有故事和表达。基于数据的分析,既有其严谨性,也有其危险性,它只能衡量可以衡量的部分,但每件事情都有其不可衡量的因素。

尤其在公益慈善组织关注的领域,很多的弱势人群和社区被不断边缘化,他们的声音很难被听到,需求也很难被认真对待。这些数据的采集需要很多互动、沟通、对话,需要很多的故事讲述和案例分析,也更需要主持项目的学者们有更广泛的经验和思考。Tony说,数据分析是开启对话,而不是结束对话的方式。


郑岚 国际公益学院EMP2016年秋季(六期)、2018年度ELP学员、北京山水伙伴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及总经理


郑岚: 今天的课程令我对智库运作机制有了更多感性认识,他们如何确定、收集、分析社会的需求和声音,以及慈善组织如果通过与他们的互动来影响政策。中国的慈善组织近年也开始重视政策影响,了解政策制定的机制,推动影响政策的出台,从而使社会议题获得更广泛与根本的解决。


谈及对布鲁金斯学会自身影响力的评估,Mr. Tony Pipa认为影响力难以完全以数据来评估,因为一些有巨大公共价值的工作,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工作,不一定能用数据清晰界定,或在短时间内看到结果。他也举了些例子,说明一个强大的使命感和领导力的组织甚至个人,尽管当时无法评估量化他(们)的影响力,但是经过不懈的努力在数十年后激发根本性的社会变革。这对于中国大家在讨论的影响力投资如何评估,也有启发思考。


Mr. Tony Pipa也使我们分享了对SDG(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看法。他指出在MDG(前年发展目标)基础上提出的SDG更注重发展的质量,比如减贫不只是简单提高人均收入到一个绝对金额,而是让人有选择权提升生活各方面的质量,在发展的同时兼顾环境与社会标准等。此外,目前各国在完成目标的相关数据收集监控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鸿沟。发展目标从数量到质量的变化,从偏硬件投资到偏软性治理能力提升的变化,都令慈善组织在其中有巨大的空间开展工作。


关于数据分析也有许多有趣的对话。有同学提问鉴于AI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是否有可能取代专家的工作?Mr. Tony Pipa回应到在海量细节数据分析之上,首先要先提出一个好问题。


分享到:

新闻 活动 /

Latest News and Events